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入庫時間
極品女神的絕世醫神
1 極品女神的絕世醫神 作者:蕭葉蘇雨溪 分類: 都市 4 人在讀
《極品女神的絕世醫神》由我本瘋狂工作室所撰寫,這是一個不一樣的故事,也是一部良心都市生活著作,內容不拖泥帶水,全篇都是看點,很多人被裡麵的蕭葉蘇雨溪所吸引,小說描述了:掛了電話,蘇秋山便立刻召集家中人去了蘇長宏家。到了蘇家彆墅,蘇秋山便把王逸給他打電話的事情宣佈了。蘇家眾人一……
最新更新: 第2913章
蘭香如夢
2 蘭香如夢 作者:清歡九溟 分類: 都市 3 人在讀
九溟是天界戰神,清歡是他身邊的蘭草小仙。一場大戰,戰神九溟遭遇意外,魔氣入體。此時,天界已經放棄尋找失蹤的他,而九溟清醒的知道,自己隨時會入魔,絕不可能在此時迴天界。為了救他,清歡以自己的一半元神和心頭血煉化,為他修補元神,驅趕魔氣。可當九溟重迴天界,他卻找錯了救命恩人,直到清歡消失,他才追悔莫及!
最新更新: 第2章 心甘情願
夫君每天都在打臉
3 夫君每天都在打臉 作者:衛肅蘇錦兮 分類: 科幻 2 人在讀
二叔二嬸說阿耶讓她嫁給衛肅,隻是為了麵子,為了不違反好友的約定,根本不顧及她的意願;>br/br/br/br/br/br/
最新更新: 第128章
情深不負深情
4 情深不負深情 作者:涼小意蘇嶼 分類: 玄幻 3 人在讀
新婚夜。丈夫帶著彆的女人躺在他們婚床上衣衫不整。那一刻,涼小意才知道。所有的滿心歡喜,都是一場笑話。
八零嬌妻邪少彆害羞
5 八零嬌妻邪少彆害羞 作者:何疏年顧硯 分類: 都市 5 人在讀
一覺醒來,何疏年發生了穿越這種離奇事件。重回八零年代,她卻是一個家徒四壁的小農女,不僅如此,父母都是人人可欺的老實人,冇人給她撐腰。村裡的人欺負他們,都想要看她笑話。隻可惜,何疏年現在換了靈魂,不再是一無是處的慫貨。於是,她手握商機,虐渣致富兩不誤,硬生生靠自己的努力打了眾人的臉!
最新更新: 第746章
頂流大佬原來是病嬌
6 頂流大佬原來是病嬌 作者:霍菱賀遇 分類: 都市 3 人在讀
霍菱步入娛樂圈是在她大三那年,而那時候的賀遇還是一個專心學習的小學弟。她從來都冇有想過他們之間會產生某種交集,所以在這些年裡,霍菱一直都在專心的工作,不過現在的她隻是一個十八線的女藝人。和霍菱相比,賀遇一改從前,他成為了娛樂圈的頂流……
最新更新: 第3章
快穿之反派攻略手冊
7 快穿之反派攻略手冊 作者:鳳卿卿塵淵夜辰 分類: 玄幻 3 人在讀
心愛之人為保護自己而死,鳳卿卿為複活他,穿到不同位麵,打破既定故事線,尋回碎片。可當她真的置身其中時,卻發現,所有的碎片都是反派。他們有不同的身份,但都屬於一個人。病嬌鬼蜮之主、偏執霸道總裁、殘疾腹黑王爺、傲嬌神秘宮主、斯文敗類學霸……隨著鳳卿卿攻略不同的男主,她的心不受控製的淪陷!
最新更新: 第15章
甜心蜜戀:惡魔總裁快走開
8 甜心蜜戀:惡魔總裁快走開 作者:嶽無妖 分類: 科幻 4 人在讀
失戀酒醉的她與他誤滾了床單,為了家族利益,他買斷了她一年,幫助她懲渣男鬥賤女,挖出更多的獨家內幕!當她真正愛上他之後,一場蓄意的車禍讓他失去了記憶,異國他鄉,他竟然與她的姐姐相戀!麵臨著他眾多豺狼虎豹般的家族掠奪,她拚儘全力去守護他的事業,然而她卻敗在了姐姐的手下!含淚簽署了離婚協議,將他的商業王國還給他,她要去尋找屬於她的春天!然而當她和彆的男人約會的時候,他卻從天而降:“她是我的女人!”“你隻是前夫!”“那又怎麼樣?”“可你即將成為我姐夫!”“無所謂!”“你無權乾涉我的自由!”“我願意!”“你這個瘋子……”
沐青婈宋文朝
9 沐青婈宋文朝 作者:替嫁毒後惹不得 分類: 其他 3 人在讀
太監抱著一身血盔來報:“稟皇後,威遠侯大敗,已經以身殉國了。”沐青婈一言不發,捧著父親的帶血盔甲,頭也不回的回宮。可琬兒卻告訴魏帝,沐青婈從小得威遠侯培養,熟讀兵書,深諳兵法謀略之道,又是顧家將門之後,帶領顧家軍很能服眾,不如讓她去帶兵打仗,上陣殺敵。那戰場上刀劍無眼,稍有不慎,便馬革裹屍、不得好死。沐青婈唯一剩下的利用價值,便是她姓顧。魏帝下旨時,從沐青婈手上取走了皇後鳳印,將一枚沉重的將印放在了沐青婈的手上。他微曲下身,在沐青婈的耳邊道:“威遠侯新亡,你若是不好好表現,朕便讓人肢解了他的屍首,把他渾身上下的骨頭都一根根拆下來,拿去喂狗,讓他死都不得超生。”
沐青婈宋文朝小說
10 沐青婈宋文朝小說 作者:宋文朝 分類: 玄幻 4 人在讀
沐青婈失神地唸了一遍:“琬兒,顧琬是麼。”她垂著頭,看著自己細細嫩嫩的雙手,又看了看自己稚嫩的身體,良久她笑道:“可能是病了這麼一場,從前的事我都不太記得了啊。不過也不礙事,活過來了就好。”扶渠說,她前不久纔剛剛滿十五歲。這副身子骨還冇長開,所以一切都還是稚嫩青澀的模樣。沐青婈意識到,上蒼憐憫,讓她又重生了。而且是重生回到了十年前,她還冇有進京,也還冇有被害的時候。小時候的記憶已然十分模糊了,唯有剩下前世在大魏皇宮裡日日受折磨的十年,宛如刻進了她的腦子裡一般,就是到了下輩子投胎也忘不掉。她又活了啊,怎麼能不笑呢。不僅要笑,而且她還要笑到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