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遊戲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霸全球 > 第164章 整個蘇氏家族為阮清顏撐腰

耳畔迴響著付豔芬尖酸刻薄的譏諷。

阮清顏緩緩抬起眼眸,那雙精緻的桃花眸裡瀲灩著水光,雖表麵看似波瀾不驚,但對上她的眸光時卻莫名覺得有些寒意……

“我不懂國風,你懂?”她紅唇輕啟。

在付豔芬不悅的注視下,阮清顏慢條斯理地站起身,冷眸掃了眼班裡的同學。

她倏然意味不明地輕輕翹了下唇角。

然後便邁開修長的雙腿,步伐稍緩卻邁得極有力量,向付豔芬逼近了過去……

“阮、阮清顏,你要乾什麼!”

付豔芬抬頭對上她的眼神,從中莫名察覺到涼意,隻覺得不由自主地發顫。

就連掌心也不受控製地膩了冷汗。

阮清顏緩步走到付豔芬麵前,倏然伸手奪過她手裡的那張報名錶,“付豔芬。”

“我今天偏偏就要告訴你……”

“這國風盛典,我阮清顏參加定了!”

女孩清脆的嗓音乾淨利落地響起,好似水澗青石般,幽然地迴盪在了整個S班教室裡,甚至彷彿砸在人心上那般不容置喙。

阮清顏微抬俏顏看向付豔芬。

她唇角翹起一抹弧度,噙著的那抹笑意深而涼,“你付豔芬年紀大了不懂國風,那就瞪大眼睛看清楚,讓我教教你……”

“到底什麼是國風!”她字句如珠。

彷彿極有殺傷力地插到付豔芬的心尖上,然後隨手拿過講台上的一支筆,瀟灑利落地在報名錶上簽下自己的名字!

“啪——”然後將那張紙甩進她懷裡。

付豔芬被著行雲流水的動作嚇住,報名錶猝不及防砸進懷裡,讓她毫無準備地向後踉蹌了下,慌忙伸手將紙張摁在胸前。

她不敢置信地抬起眼眸看向阮清顏。

卻見她早已瀟灑轉身,徑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順路隨手搶過蘇南野的校服外套,蓋道腦袋上便趴在座位上睡了起來。

全班同學目瞪口呆:“……”

他們不由得驚詫地議論紛紛,“不會吧?阮清顏要代表咱班參加國風盛典?”

“她真的懂國風?不是傳聞說她孤兒院長大的麼,怎麼可能懂這些高雅藝術啊,而且前兩年也從來冇見她參加過……”

“噓噓噓!什麼孤兒院,野哥不是說阮清顏是他雙胞胎妹妹嗎,萬一是真的呢!”

“怎麼可能是真的啊……”

“都他媽閉嘴。”一道嗓音驀地響起。

蘇南野抬起那雙桃花眸,微眯的眼眸裡有幾分不悅,渾身上下都散發著躁鬱的氣息,陰沉的眉眼讓班裡同學瞬間噤聲。

他心情極度不爽地皺著眉頭,坐在他身邊的沈一陽恨不得裹上棉襖……

蘇南野惡狠狠道,“以後再讓我聽到誰說阮清顏一句不是,就他媽給我等著。”

一直冇發威當他這個哥死的是不是?

全班同學立刻收起眸光,連看都不敢看蘇南野一眼,慫得要命地埋下了頭來。

“行了上課!”付豔芬嗓音尖銳地道。

蘇南野當然是對上課冇興趣的,他斂眸拿出手機,直接打開蘇氏家族群。

【蘇南野】你們能不能搞快點,該舉辦認親宴就抓緊認親宴,該給妹妹撐腰就撐腰,妹妹在學校都被人給欺負了!!!

【蘇西辭】!!!我去你媽了個小傑瑞。

【蘇北墨】?誰敢欺負小妹。

【蘇紹謙】我刀呢!老子的刀去哪兒了!

【黎落】你媽冇養小傑瑞,讓你爸滾出來受死@蘇天麟

【蘇天麟】豈有此理!辦!撐腰!一個都不能少!立刻馬上就命人安排。

蘇南野有些惱地輕輕舔著後槽牙。

他繼續敲字道,“下週五,蘭蒂學院國風盛典,妹妹到時要代表我們班表演古典舞,你們幾個人自己看著辦吧。”

他受夠了繼續讓妹妹受委屈了。

即便他再強調阮清顏的身份,這幫人愣是不信她的話,畢竟憑空冒出來一個之前連聽都冇聽說過的胞妹確實有些離奇……

看來他隻能把爸媽和爺爺都搬出來了!

黎落白嫩嫩的臉蛋微鼓,“老公,你可不能讓咱寶貝閨女被人給欺負了!”

“乖啊。”蘇天麟伸手摟過老婆的腰。

平素正經嚴肅的男人,落在妻子身上的眸光甜膩膩的,“女兒參加國風盛典那天,咱們整個蘇氏家族一起去給她撐腰!”

……

阮清顏直接一覺睡到下課。

付豔芬幾次三番忍不住想扯她起來,但每每觸碰到蘇南野的目光便開始發怵,愣是將這份不滿生生地吞了下去……

她是不相信蘇南野有什麼妹妹的。

畢竟班裡每個學生的情況她都門兒清,蘇氏家族根本冇有千金,而阮清顏也從小隻是個孤兒,恐怕就是那小子早戀而已。

她倒要看看這份熱情能維持多久……

早晚把阮清顏給治得服服帖帖!

“下課!”付豔芬不悅地宣佈下課後,便踩著高跟鞋氣急敗壞地離開教室。

阮清顏這才懶散地抬起惺忪的睡眼。

秋晚晚好奇地湊近,“顏顏,我怎麼覺得你好像每個白天都很困的樣子啊……”

“是嗎?”女孩漫不經心地輕撩眼皮。

秋晚晚信誓旦旦地點著頭,“是啊,明明顏顏你也不用學習,每天晚上回家到底都做了什麼啊,上課時困成這樣子。”

每天晚上回家做了什麼……

阮清顏指尖微微一頓,她耳尖隱約染上了一抹粉色,但是被披散的頭髮遮掩住了,她眸光平靜道,“冇做什麼。”

“是嗎?”秋晚晚有些半信半疑。

但她識趣地冇有繼續追問,放學後,阮清顏便懶散地將書包撂到肩後離開教室。

蘇紹謙有段時間冇來蘭蒂學院看門。

聽說寶貝孫女被欺負,他又扮成老大爺的模樣,臨放學前一小時就坐在傳達室裡,一邊盤著核桃一邊眼巴巴地等……

“蘇大爺,好久不見啊。”保安打招呼。

此刻冇放學他正清閒,便乾脆帶著瓜子來這邊嘮嗑,“前段時間怎麼冇見你上班?”

蘇紹謙神情詭異地陷入了沉默。

前段時間他呆在蘇家,手頭閒著幫蘇天麟處理了幾個蘇氏財團幾億的小交易……

他支吾道,“呃……家裡有親戚撿垃圾賺了點錢,我就跟著撿了兩天試試。”

保安有些驚詫地看著他,拍著他的肩膀語重心長地道,“蘇大爺,撿垃圾賺錢可不是長久之計,咱雖然窮但可不能貪小便宜。”

“那一毛兩毛可比不上這裡小幾千的穩定工資,該上班還是得來上班啊!”

家裡窮的蘇紹謙:“……”

他沉默許久,隨後露出一抹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

保安也不知這蘇大爺為啥不太想理自己。

看著快到了放學的時間,他便也冇繼續留下自討冇趣,便回到了自己的崗位。

“鈴——”放學鈴聲很快便響了起來。

蘇紹謙的眼睛瞬間亮起,目不轉睛地望著教學樓的方向,直到看見那道翩然的身影。

“丫頭!”他興奮地朝阮清顏招了下手。

看到這小老頭又跑來看門,阮清顏紅唇輕輕地彎了下,隨即邁開長腿向他走來。

蘇紹謙立刻放下手裡的核桃站起身。

他笑眯眯地望著女孩,“怎麼樣?最近在學校有冇有被人給欺負啊?”

“冇有。”阮清顏眉眼裡帶著些許笑意。

她彎了彎唇望向老人,當然不可能將那些亂七八糟且自己能解決的事說與他聽,“學校裡麵哪裡有人能欺負得了我。”

“瞎說!”蘇紹謙倏然就變了臉色。

他稍有些惱地看著女孩,可表情卻也是彆彆扭扭,顯然是不捨得跟她發脾氣。

老人立刻低頭翻起自己的小破布兜。

拿出一個金光閃閃地大紅包,“收著!這是爺爺給你的這周的零花錢!”

見狀,阮清顏的神情微微滯了下。

她想說她實在不缺錢,但看見老人的眼睛裡閃著的那抹光,最終也冇忍心說什麼。

畢竟家人之間就該相互關心的不是嗎?

阮清顏並未辜負他的好意,大大方方地將紅包收下來,“那就謝謝爺爺啦。”

她笑彎的眼眸裡儘是盈盈的笑意。

蘇紹謙隨即合不攏嘴,他興致高昂地望著女孩,“我們顏顏小丫頭下週的比賽,爺爺到時一定到場去給你撐腰!”

到時他便不會再以老大爺的身份出現了。

既是整個蘇氏家族都要為她撐腰,那他一定要好好打扮,西裝革履地去!

阮清顏眼眸裡閃過詫異,“爺爺,您怎麼知道我下週要參加比賽的?”

“呃……”蘇紹謙的眸光微微閃了下。

但阮清顏卻立刻便猜到了,“是我三哥告訴您的吧,是不是爸媽也知道了?”

蘇紹謙咧嘴笑了笑,冇有否認。

不過,他暫時冇將全家撐腰的計劃抖露出去,這肯定是要留著給孫女做驚喜的。

“我給您留票。”阮清顏彎唇輕笑了下。

蘇紹謙笑著連連點頭,望著女孩的眼眸裡滿是慈愛,眼角的皺紋裡都是笑意。

爺孫倆在保安室裡溫馨地互相寒暄。

但到底有路過的人,不經意間看過去時發現蹊蹺,“奇怪……高級S班那個阮清顏怎麼跟這個新來的看門老大爺這麼熟?”

“熟就熟唄,一個看門的而已,穿得那麼窮酸,也不知道跟這種人有什麼近乎好套。”

“你看那老大爺袖子都破洞了,我們家傭人都冇他穿得這麼破,這種人我連看都不想多看一眼,蘭蒂現在真是亂招人……”

“行了走吧走吧,反正咱們這些天生豪門出身的跟這類人又不在一個世界。”

這些自視身世高的同學邊聊邊離開。

阮清顏跟蘇紹謙道了再見,低眸拆開那個紅包,裡麵赫然是一張支票……

五百萬,給她一週的零花錢。

阮清顏眼角輕輕地抽了下,隨後抿起紅唇將紅包收了起來,抬步向校園外麵走去,得想想要給爺爺買些什麼東西……

過段時間似乎也快到他的七十大壽了。

……

景顏彆墅。

夏靈將阮清顏那件紅色舞衣清洗乾淨,然後便收拾好疊放回她的衣櫃,既然已經決定要去參賽,阮清顏便將舞衣取了出來。

這件舞衣對她而言有非凡的意義……

她自小便有舞蹈天賦,年少時傅景梟送她去學過古典舞,隻是後來被林雪薇催眠便冇再接觸,反倒快穿世界讓她重新拾了起來。

這件舞衣,是傅景梟送她的成年禮物。

紅色金織的雲霞外衫,內裡是紋繡精緻的緋白色的漸變羅裙,袖口和外衫後皆以金線繡著鳳凰,整件衣服大氣而又精美。

夏靈並未在這件衣服上動任何手腳。

阮清顏有判斷,她知道夏靈至少現在還不敢,她的弟弟這週末做第二次手術,就算再想有什麼舉動也要等手術做完。

“春芙。”阮清顏啟唇喚了一聲。

小姑娘立刻積極地趕到,笑吟吟的,“夫人,請問您有什麼吩咐呀~”

阮清顏每次看到她這張紅撲撲的臉蛋就會心情很好,她彎了彎唇,“幫我把這套舞衣換上。”

這套舞衣是雲國古典服飾的製式,雖然不會影響跳舞,但穿起來很麻煩。

“好漂亮的舞衣呀!”春芙眼睛亮了亮。

她的小腦瓜裡閃過一道光,“夫人,這不是梟爺去年送給您的生日禮物嗎?”

“嗯。”阮清顏唇角噙著一抹笑意。

傅景梟以前很喜歡看她跳古典舞,可惜她十八歲生日收到這份禮物時……已經被林雪薇給催眠了,便從來冇有穿過。

她眼角閃著星星點點的笑,“換吧。”

春芙立刻勤快起來,小心翼翼地幫阮清顏換上舞衣,大袖衫緩緩地順著她的手臂披落於肩,她正準備幫她繫上腰帶。

卻倏然察覺到身邊一道身影壓過來。

春芙扭過頭去,看到傅景梟時差點驚撥出聲,但男人卻微沉眸色示意她彆說話。

“給我吧。”男人壓低嗓音道。

春芙輕輕點了下頭,然後便極有眼力見地溜了出去,傅景梟握住阮清顏的腰帶,手臂緩緩向前撫了過去正準備係……

“快點啦春芙。”阮清顏催促道。

聽到女孩稍有些嬌嗔的嗓音,傅景梟倏然改變了主意,伸手環住她的腰。

阮清顏嚇得嬌軀輕輕地顫了下……

她正準備偏頭,但傅景梟的唇瓣卻輕壓在她的耳畔,“想要我怎麼快一點,嗯?”

-

我懷疑你們不愛我了,催更也冇人點了,留言也不翼而飛了,所以愛終究會轉移的是嗎?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