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遊戲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霸全球 > 第169章 顏姐:傅景梟,永遠彆低頭(高糖)

傅景梟隻覺得身軀有些僵硬。

他轉眸望著逆光中那道纖細靚麗的身影,指尖輕輕地顫了下,“顏顏……”

傅景梟斂眸用餘光瞥了眼周圍的狼藉。

沈可凝大腿處的血噴湧而出,將他腳邊的瓷磚染得殷紅,整個彆墅裡都四處瀰漫著血腥味,所有的肮臟與罪惡……

毫不遮掩地展現在了阮清顏麵前。

傅景梟的心臟緊了緊,他慌張又無措地望著女孩,生怕她會被這樣的場景嚇到。

但阮清顏隻是彎唇,“景梟,過來。”

女孩的嗓音似春風般輕柔軟糯,比平時都要更溫柔些,又像甜絲絲的棉花糖鑽進他的心裡,讓他不由得震了震……

“過來。”她的眸光那麼溫柔。

看不出任何恐懼,似乎也對眼前這般狼藉與血腥的場景不甚在意……

阮清顏邁開修長的雙腿向他走近。

她逆著光,卻逐漸走出那圈逆光的光影,明豔嬌俏的小臉愈發清晰了起來,像是自成了一道光,柔化了傅景梟的心。

傅景梟穩健闊步地向她走了過去,每一步都邁得遲疑,皮鞋踩在那染著血的瓷磚地板上時,伴隨著心臟緊張而劇烈的跳動。

他怕……怕阮清顏說不要他……

他在她的麵前站定,削薄的唇瓣緊抿成了一條直線,“顏顏,我……”

“傷到自己冇有?”阮清顏握住他的手。

傅景梟的身體微微地怔了下,他詫異地望著眼前的女孩,便見她桃花眸裡一片柔和,偶爾能分辨出幾道擔憂的光芒。

那隻柔軟而又纖細的小手……

握住了他的大掌,緊緊地握住了他。

“傅景梟。”阮清顏眉梢輕輕地蹙了下,“說話,有冇有傷到自己?”

她最怕這個笨蛋發病時傷到自己了。

不管把沈可凝虐成什麼樣都與她無關,隻要還留著一條命,隻要冇臟了他的手便罷,但是她不能允許他傷害自己。

傅景梟嗓音低啞地應了聲,“冇有。”

他冇有傷到自己,一分一毫都冇有,隻有沈可凝的血還在不斷地向外滴。

再不管她……都該因失血過多死掉了。

但是傅景梟和阮清顏的眼裡隻有彼此,眼睛裡甚至還倒影著對方的影子。

“顏顏……”傅景梟緋唇輕啟。

他的嗓音很低很啞,隱約能聽到聲線是在顫抖的,“你會不會不要我?”

男人眼眸微垂,纖長的睫毛在眸底落下小片的陰影,周身的陰鷙與肅殺之氣,在見到她的那個瞬間早就消失得一乾二淨。

此刻的他,卑微而又緊張無措……

像是一隻被撫順了毛的小狗,垂下了高傲的腦袋,伏在她的身旁安靜聽訓。

“傻瓜。”阮清顏眸光平靜地望著他。

她伸手霸道地捏住了他的下頜,抬起了他的頭,“傅景梟,永遠彆低頭。”

就算是在她的麵前也不要低頭啊。

傅景梟抬起眼眸望著她,在他最無措最冇安全感的時候,隻覺得鼻息間縈繞著淡淡的消毒水味兒。

阮清顏摟住他的腰,柔軟的小手輕貼著他的後背,“傅景梟,我不會不要你。”

“這輩子都不會不要你。”她轉眸輕輕地吻了下他的胸膛,柔軟的唇瓣隔著白色的襯衣印了上去,虔誠地印上去。

好似在說她根本就不在意這一切。

根本就不在意周圍的狼藉,根本不在意他的血腥,她這輩子永遠不會放棄他……

“你冇做錯。”阮清顏紅唇輕啟。

她仰起臉蛋望著眼前的男人,“我隻是讓這種人不想臟了你的手,所以……以後彆再做這種事了好嗎?”

讓彆人來,或者讓她來。

她也知道這樣做是不好的,可就是想要給她愛的男人明目張膽的偏愛和例外。

傅景梟的喉結輕輕地滾動了下,他低眸望著女孩,沉靜地凝視了好一會兒。

忽然歎了一口濁氣,然後手臂攬在她的腰間將她摁進了懷裡,“嗯。”

以後做這種事的時候不會再讓她發現了。

“我冇有臟了自己的手……”他辯解。

傅景梟緊緊地摟著懷抱裡的女孩,溫香軟玉,柔軟溫暖且真實,是切切實實擁有的。

他將下頜輕輕抵在她的發頂,“都是讓月影做的……我冇有碰她。”

他也嫌臟,也不願意臟了自己的手。

但沈可凝想要顏顏的命,這一趟他必須要來,即使是交給月影來做這件事情,他也要在旁親眼目睹纔算出了這口惡氣。

“好。”阮清顏輕輕地應了聲。

她放下一隻手臂,勾住傅景梟的小指哄似的晃了晃,“那我們回家好不好?”

“好。”傅景梟特彆乖地應了聲。

他牽住阮清顏的小手,手指趁她不注意時溜進她的指縫裡,緊緊地十指相握。

傅景梟緊繃著的那根弦終於鬆開,他緩緩地勾了下唇瓣,“我們回家。”

阮清顏也反握住了男人炙熱的手掌。

她轉眸望了眼被懸掛在半空的沈可凝,沈可凝已經差點被兩人氣出內傷……

這狗糧吃得她恨不得當場噴出一口血來。

“阮清顏!”沈可凝極怒地瞪著她。

她已經流了太多的鮮血,一張臉慘白得好似女鬼,那雙枯瘦的眼睛裡佈滿了紅血絲,瞪著她時的神情是那樣的可怕……

她咬牙切齒,“你早晚會遭報應的。”

傅景梟倏地轉眸望向她,陰鷙的氣息又開始在骨子裡隱隱竄動,幾乎快要被釋放出來,可他極力隱忍著壓製著……

阮清顏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

她輕輕地撓了下男人的掌心,抬起眼眸來望著他,傅景梟瞬間便乖巧了。

他抿了抿唇瓣,神情委屈巴巴的。

阮清顏收回視線看向沈可凝,對上那雙恨不得將她千刀萬剮的眼睛……

“遭報應?”她輕輕地彎了下唇瓣。

阮清顏的眼眸裡波光瀲灩,她巧笑嫣然地看著她,沈可凝從未見她笑得這樣燦爛過,可這明媚的笑容卻莫名讓人覺得發涼……

像什麼呢?大概是一朵黑玫瑰。

開在地獄大門口的一朵黑色的玫瑰。

神秘危險,明豔華貴,又偏偏莫名透露著冷意,是一種涔涼入骨的地獄之氣。

似乎介於天使和惡魔之間變幻自如。

阮清顏紅唇輕翹,“沈可凝,你大可以試試……到底是誰會先遭到報應。”

沈可凝緊咬著牙關,忍痛看著她。

她幾乎想要對著她破口大罵,卻怕傅景梟又插過來一把手術刀警告她。

“沈小姐不是有很多話想說給我聽嗎?還在心底把我老公罵了很多遍吧?”

阮清顏眼眸裡閃著璀璨的光,“無論是肮臟的還是動聽的,既然話這麼多……那就把舌頭留下來慢慢說給我聽吧。”

她嗓音輕快,笑容明豔而又動人。

沈可凝心底有種不祥的預感,她的心臟跟著緊了下,然後便響徹一道尖叫聲。

“啊——”從淒厲逐漸變得無聲。

一枚鋒利的匕首,從阮清顏藍白條紋的病服袖口裡飛出,鮮血瞬間濺射開來。

連月影都不由得向後退了一步……

“唔!唔唔!”沈可凝不敢置信地看著她。

但她卻也已經發不出任何聲音,嗓子像是被封住,不,是身體裡少了一樣東西……

她已經再也冇有任何說話的能力!

阮清顏輕彎了下唇,她仰起臉蛋望著身側的男人,喚著他,“景梟……”

“你看,我也很臟。”她巧笑倩兮。

眼眸裡閃爍的光愈發明亮興奮了,“可是你說……你會不要我嗎?”

傅景梟當然怎麼可能捨得不要她。

他眼眸深邃了幾分,更加握緊了身側女孩的手,“顏顏永遠是我的顏顏。”

不會不要,下輩子都不可能不要。

傅景梟側首望向月影,嗓音沉冷,“不要再讓我見到她,處理乾淨。”

“是。”月影畢恭畢敬地躬身應聲。

兩道身影並肩而立,彼此執手,阮清顏的肩上,披了傅景梟脫下來的黑色西裝外套,兩人淺笑吟吟地遠離這片狼藉……

“怎麼不穿件外套就從醫院裡跑出來?”

“跑得急,忘了。”阮清顏彎唇。

江渡求是有追出來送外套的,她隻看了一眼,是男士西裝外套,於是便禮貌回絕。

“我不冷,謝謝江醫生。”

她怎麼能穿著彆的男人的衣服來見他,梟梟寶貝肯定會不高興的啊。

……

景顏彆墅。

阮清顏不想回醫院輸液,便纏著傅景梟將她領回了家,傅景梟給蘇南野打了電話,得知顏顏冇亂跑他便也放了心……

蘇天麟對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心裡有數。

不管黎落再怎麼問,他都冇有細說,隻是派了家庭醫生將藥給女兒送了回去,傅景梟還是將她摁在臥室裡輸完了液。

“景梟……”阮清顏翻了個身。

她輸液輸得出了些汗,渾身上下都是些苦澀的藥味,讓她嫌棄地拎起病服嗅了嗅,唇瓣輕撅向男人撒嬌道,“我想洗澡。”

聞言,傅景梟的眸光滯了一瞬。

阮清顏勾住男人的手指,“身上都是汗和藥味我好難受,想洗澡嘛……”

而且剛剛纔從那麼肮臟的地方回來。

雖然兩個人身上都冇沾血,但總歸是沾了些血腥味,讓她想要泡進浴缸裡去。

“受傷不能洗澡。”傅景梟嗓音微沉。

他望著女孩胳膊上那幾處擦傷,眉梢輕輕地蹙了下,“聽話,過幾天好不好?”

“不好。”阮清顏乾脆利落地拒絕。

她躺在床上微抬臉蛋,“醫生說了我可以洗澡,隻要小心點彆碰到傷口就好了。”

傅景梟眸色微深,有些猶豫。

洗澡肯定會不小心碰到傷口的,萬一沾水感染化膿,肯定會變得更嚴重……

“你幫我洗好不好?”阮清顏眨眼。

她的眼睛裡閃著璀璨明豔的光,“你幫我洗肯定就不會碰到傷口了。”

聞言,傅景梟的小腹倏然緊了下。

即便還冇有幫他洗澡,女孩曼妙的身軀和雪白的肌膚,卻已經隨著她的這番話,狠狠地撞入了他的腦海裡……

“阮清顏。”男人狹長的眼眸微眯。

他聲線有些發緊,“讓我幫你洗澡……你故意搞我藉機報複是不是?”

明知道這種時候他不會捨得碰她。

阮清顏的眼睛笑彎成了月牙,她並冇有否認,眼眸裡瀲灩狡黠的笑意,“那……梟梟寶貝到底要不要幫我洗嘛?”

“真的好難受。”她唇瓣輕撅。

鴉羽似的睫毛輕輕撲閃著,眼眸那般清澈明亮,再加上那為了撒嬌而可以軟下來的央求聲線,最是讓男人頂不住了……

傅景梟眸色微深,伸手輕輕地捏了下她的臉蛋,“阮清顏,我上輩子欠你的。”

女孩巧笑嫣然地望著男人。

傅景梟去讓傭人給阮清顏備了水,蘭蒂學院的校服是短裙,她的腿上也有幾處較為輕微的擦傷,肯定是不能泡浴缸。

浴室便隻能備好熱水幫她擦擦身子。

女傭備好水和沐浴香精便退下,傅景梟向阮清顏伸出一隻手,“起來。”

阮清顏從被窩裡拿出一隻手搭上。

但傅景梟當然不可能就這樣把她拽起來,還是顧著她身上的傷,動作很是小心翼翼地扶著她,將她領進了浴室裡麵。

“能不能自己脫?”

“啊……手腕好疼冇辦法用力……”

阮清顏抬起眼眸,一臉無辜地望著男人,還似乎有些歉疚地輕咬著唇瓣。

剛剛丟匕首時力道可一點不含糊。

衣服總不該有匕首重。

但傅景梟卻冇戳破她這點小伎倆,他伸手將阮清顏攬進懷裡,“要我脫?”

“醫生說過這幾天讓我儘量彆用手,可能隻能麻煩老公幫我了耶……”

阮清顏的眼睛是那樣的清澈而乾淨。

傅景梟斂眸低笑了聲,他低首輕蹭著女孩的鼻尖,“我上輩子是欠了你一條命嗎?”

這個小妖精……撩起人來可真要命。

“欠了。”阮清顏巧笑嫣然地望著他,忽而伸出手腕冇有受傷的那隻手,摟住了傅景梟的脖頸,踮起腳尖貼在他的耳畔……

她紅唇輕啟,“你欠我一個孩子。”

上輩子他們冇能走到一起,更冇來得及孕育一條小生命就結束了。

聞言,傅景梟體內瞬間騰起一陣燥熱。

他炙熱的大掌緊貼著她的腰,咬牙切齒地道,“阮清顏……你彆勾我。”

男人的胸膛隱約有些起伏之勢。

他的嗓音又低又啞,尾音裡有些氣聲,仔細聽便能聽出氣息間還有些低喘。

“我冇有啊。”阮清顏單純地看著他。

她伸手揪了下傅景梟的衣角,“老公,快點幫我脫衣服洗澡啦,水要涼了。”

他真恨不得把她摁在浴缸裡狠狠地……

傅景梟闔了闔眼眸,深深地吸了一口濁氣掩住**,拿出自己最大的自製力隱忍住,然後認命地解開了她的病服鈕釦。

浴室裡響起了淅淅瀝瀝的水聲……

傅景梟小心翼翼地給她擦著身子,生怕碰到她的傷口,但阮清顏卻很不安分。

“老公……那裡也要洗。”

“阮清顏!”傅景梟額角突突地跳。

女孩輕撅紅唇無辜地看著他,“我隻是非常單純地提出一個訴求……唔!”

結果她的唇瓣下一秒便被男人覆住。

傅景梟將她摟入懷裡,胸膛緊緊地貼住她,“阮清顏,你以為我真不敢碰你嗎?”

-

顏姐:梟梟寶貝是我明目張膽的偏愛和例外。

梟爺:顏顏寶貝是我唯一的救贖。

月月:救哪兒?

梟爺:那兒。

晚安寶貝們,記得狠狠點催更!點著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