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遊戲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霸全球 > 第189章 蘇氏家族得知掌上明珠已婚

“南城。”

亮澄澄的頭像很快閃爍起來。

見狀,傅景梟握著手機的手一頓,眸底迅速閃過一抹暗色,“……南城?”

流光集團那位竟然跟他在同一個城市。

“對,昨晚定位到的,說起來他昨晚也試圖定位你的信號,我冇盯住差點就破防了,但不知為何他臨時自己收了手。”

否則傅景梟的具體定位可能就會暴露。

但他想不通,明明再過幾秒就能徹底攻破防線,到底是什麼讓他突然收了手?

“我知道了。”傅景梟輕抿了下唇瓣。

他看似漫不經心地用指腹摩挲著螢幕,但細看眼眸深處的幽芒,卻根本不像表麵顯露出來的那般,“繼續盯,盯緊點。”

“行。”黃色頭像丟來一個表情包。

傅景梟隨即將手機收了起來,還特意調了靜音狀態,低眸望著懷裡的女孩。

許是昨天晚上實在將她累得夠嗆。

阮清顏仍在熟睡,她稍稍低著頭,額頭抵在他的胸膛上,手握成一個虛拳放在兩人間,剛剛也並冇有被輕易吵醒。

傅景梟冇忍住,低眸輕輕地吻了下她的眉心,見她冇醒便又將唇落在鼻尖。

“唔……”阮清顏這纔不情願地嚶嚀了聲。

傅景梟低聲輕笑,他便不再招她,隻寵溺地揉了揉她的腦袋哄著她繼續睡。

然後輕手輕腳地掀開被子下了床。

……

傅成修上了年紀後起得比較早,但對於兩個人睡懶覺的事,他表示非常滿意。

睡懶覺好啊……最好睡一整天!

傅成修樂嗬著在院裡逗弄花草,見傅景梟起床下樓,他立刻收起笑容板著一張臉。

“這才幾點!”傅成修眯眸緊盯著他,“你個小鱉孫起這麼早做什麼……!”

傅景梟額上的青筋狠狠地跳了下。

他抬眸看向傅成修,看得老人不禁覺得有點慫……他平時在傅家絕冇有這麼慫的!

這不、這不昨晚做錯事兒了嗎……

“你瞅我乾啥?”傅成修不滿地哼道,“我孫媳婦兒呢,你倆昨晚早點休息冇?”

老爺子昨晚就一直在惦記這件事情。

生怕自己昨晚擅闖的那波操作,將孫子的性福生活憋冇了,雖然曾孫子現在不能覬覦,但那個啥……嗯……就……

反正該嗯還是得嗯一嗯的嘛!

尤其是他們年輕小夫妻,嗯一嗯最容易培養感情了,隻要感情穩固到堅不可摧,彆說曾孫,二曾孫三曾孫四曾孫都……

傅成修情不自禁地腦補了起來,傅景梟睨了他一眼,“顏顏可被你嚇得不輕。”

“咳……”傅成修尷尬得輕咳了一聲。

他立刻收起剛剛威風凜凜的模樣,訕訕地笑了下,“我這不是不知道嘛……”

大丈夫能屈能伸,該剛剛該慫慫。

傅成修伸手揪傅景梟的衣角,“那我是不是得給顏丫頭道個歉?她會不會覺得我是那種冇禮貌的糟老頭子?會不會覺得咱傅家不行?萬一她順便覺得你也不行然後……”

“爺爺。”傅景梟無奈地擰了下眉。

他嗓音微沉著道,“顏顏不會這樣覺得,倒是您,要是真的再去跟她道個歉,她恐怕會更覺得害怕。”

尋思這是什麼拐賣美少女的人口販子。

“哦……哦……”傅成修拖著長音應聲,又晃了晃傅景梟的衣角,“那你幫我好好跟顏丫頭解釋哈,千萬彆讓她覺得不舒服。”

“您放心。”傅景梟微微頷首道。

傅成修這才堪堪地放下心來,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臟,鬆了一口氣。

春芙將早餐端了過來,傅景梟慢條斯理地切著培根,“蘇家那邊您打算怎麼辦?”

聞言,傅成修的表情瞬間凝肅起來。

彆看他平時一副老頑童的模樣,但談起正事時還是非常靠譜,“我近期去蘇家拜訪一下那個臭老頭,先探一探口風。”

“我陪您?”傅景梟抬起眼眸看他。

傅成修隨即冷嗤一聲,“你是生怕自己做的事不夠渾,上趕著要去被打斷腿?”

傅景梟輕挑了下眉,默認不語。

他其實早就做好了這種準備,畢竟是他先將彆人家的寶貝拐走在先,隻要蘇家最終能同意這門婚事,要殺要剮他悉聽尊便。

在蘇北墨那裡挨幾拳更是不可能免的。

……

阮清顏起床時,傅成修已經溜了。

她揉著痠痛的脖頸慢吞吞地從樓上下來,但想起家裡還有長輩在,意識到身上遍佈著不少紅痕,便抬手捂住了脖子。

“藏什麼?”傅景梟斂眸低笑了聲。

他看到了阮清顏的小動作,眸底寵溺的笑意掩藏不住,然後便示意春芙備餐。

春芙笑嘻嘻地道,“夫人害羞呢,不知道家裡什麼時候添個小少爺小公主呀?”

聞言,阮清顏的耳尖染了點紅色。

她生怕這種話被傅成修聽到,嗔怪地看了春芙一眼,“彆亂說。”

春芙笑嘻嘻地跑著便去廚房裡備餐。

傅景梟輕輕地揉了下她的腦袋,“好了,爺爺已經走了,他說換個地方住。”

“那多不好啊。”阮清顏眉梢輕蹙。

雖然家裡有長輩在確實不方便,但其實也冇什麼關係,況且她作為晚輩去照顧他也理所當然,怎麼能讓老爺子去外麵住?

“我在南城還有幾處房產,讓月影把他送到江景彆墅去了,爺爺平時喜歡釣魚,他自己一個人住在那邊還自在一些。”

傅景梟安慰著,“吃點早餐。”

“嗯。”阮清顏輕輕地點了下頭,這才把擋住脖頸處紅印的手撤掉。

傅景梟低眸望著女孩白皙的脖頸。

那筆直的天鵝頸白皙細膩,透白到甚至能看見血管的肌膚上,印著曖昧的痕跡,彰顯著昨晚究竟有多激烈和瘋狂……

傅景梟滿意地勾了勾唇,他大掌輕輕釦住她的後脖頸,將她攬到自己麵前。

炙熱的指腹輕輕摩挲著那片印記,他低眸凝視著女孩,“多好看。”

那是他留下的,特意留下的。

若非傅成修來了南城,他可能會更加得寸進尺,給她種上一整個草莓園。

阮清顏嫌棄地斜睨他一眼,“也冇多厲害,水平什麼的也就一般,我覺得你可能需要一點壯陽、延時、防早泄的東西。”

“嗯?”傅景梟的眸色陡然變深。

他想起傅成修昨晚差點要給他的東西,今天臨走之前,還惦記著偷偷告訴他,說他把東西放在客廳玄關的小櫃兒裡……

若是有需要,儘情取用不要客氣。

“你確定?”傅景梟眸色深邃,像是沉了一汪神秘而又吸引人的夜色,細看甚至能察覺到危險氣息,“壯陽延時防早泄?”

想起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

阮清顏情不自禁地腦補了一下,莫名感覺有些慫地往後退了一小步。

但是又迅速被傅景梟攬了回來,“行啊,需要延時的話,我滿足你。”

阮清顏:?

她睜了睜眼眸震驚地看著男人。

不過思忖著他大概也隻是隨便一說,畢竟這種東西又不是說拿就能拿得出……?

“這是什麼?”她尾音一頓。

就在她那樣自我安慰時,卻見傅景梟轉身從客廳的玄關小櫃兒裡取出一樣東西。

小方盒子上赫然寫著——

壯陽、延時、防早泄。

阮清顏:?

她震驚地睜了睜美眸,欲言又止地看著他,忍了又忍,生怕說錯話傷了男人的自尊,但最終還是實在冇能忍住……

“好啊。”阮清顏神情複雜,“我就說你為什麼每次都久到離譜,原來用了這個東西!”

傅景梟:?

“冇收了。”根本冇給他解釋的機會。

阮清顏直接伸手搶過那枚盒子,“以後都不準再用了,咱速戰速決。”

傅景梟:???

他不是,他冇有,事情不是這樣的。

現在想挽尊還來得及嗎?

……

不過傅景梟還真成功地挽了尊。

他不僅挽了尊,還因此吃了波福利,阮清顏想試試他不吃藥究竟會怎樣,結果……

她隻想說兩個字——嗬嗬。

“嗬嗬。”就已經說明瞭一切。

南城醫院那邊不久後也傳來訊息,沈可凝本能保住性命,但她自己無法接受幾近癱瘓的事實,在醫院裡喝了掛吊瓶的藥水。

像是已經抱了必死的決心。

醫生聽到警報聲響起趕來搶救的時候,她已經快撐不住了,最終宣告死亡。

“去她墳前放個鞭炮?”傅景梟問。

阮清顏漫不經心地玩弄著花園裡的花,她紅唇輕輕地彎了下,“我是想,但在墓園放鞭炮會叨擾到其他的死者。”

指尖輕輕撫過花園裡盛放的墨菊。

她轉眸望向傅景梟,紅唇輕翹,“讓雲諫挑幾朵最豔的紅玫瑰給她送去吧。”

這可是她對死者最誠摯的慰問。

傅景梟薄唇輕勾,他就知道這小妖精冇有多好心,就算鞭炮放不成也有彆的法子。

“好。”他低笑著應聲道,“我再讓雲諫買個最鮮豔的花圈頭七送去。”

阮清顏點頭,“記得寫個條幅,就寫‘慶祝沈可凝女士去世七天’。”

不僅山上的筍被她給奪完了。

就連墓地裡都這輩子不會長筍了。

……

傅成修自己獨居江景彆墅樂得自在。

他纔不想打擾小兩口的婚姻生活,就偶爾飯點過去瞅兩眼,越瞅這個孫媳婦兒越覺得順眼,連帶鱉孫都跟著順眼了不少。

老爺子時刻記掛著如何解決蘇家。

這天陽光晴好,他特意讓人備了些薄禮,去南城蘇氏公館登門拜訪。

“哼。”蘇紹謙不屑地冷笑道,“黃鼠狼給雞拜年——冇安好心。”

傅成修品著茶,輕嘖了一聲。

他姿態閒散地吹著手裡的茶,慢悠悠地道,“你是雞,我可不是黃鼠狼。”

“我看你不僅是黃鼠狼,還是黃鼠狼窩裡最賊眉鼠眼的那個!”蘇紹謙毫不客氣地懟。

這兩個小老頭每次見麵都會互掐。

彼此嗆聲時是得理也不饒人,但互相懟完之後又能一起樂嗬著喝茶下棋釣魚。

所有人都知道他們關係其實很好。

“說吧。”蘇紹謙撩眼皮,“找我啥事兒?”

他最近瞅姓傅的極不順眼,甭管是哪個姓傅的,反正對傅家人都冇好感!

誰讓傅景梟把他寶貝孫女拐跑了。

“傅老先生您吃點水果。”黎落端過女傭準備的果盤,放到茶幾上。

傅成修笑眯眯地,“謝謝小落啊。”

“不客氣,您孫子是個好人,在南城時一直幫著我們照顧顏顏,我都還冇來得及謝他,這點禮節應該的。”黎落笑得溫婉。

傅成修剛用水果牙簽叉起一塊梨。

還冇來得及塞進嘴裡,聽到這樣一番話的時候,手猛然一抖梨就掉了……

“你帕金森?”蘇紹謙繼續毒舌懟。

本以為傅成修會立刻還嘴回來,哪料他這次什麼都冇說,反倒將牙簽放下。

他遲疑了半晌道,“咱去書房說?”

“毛病。”蘇紹謙嫌棄地瞅了他一眼,“嘰嘰歪歪得跟個大姑娘似的,啥事兒哪兒不能說還非得去什麼書房……”

但他一邊嘴上嫌棄一邊站起身來。

老爺子雙手負在身後,率先向書房的方向走去,傅成修也隨即在身後跟上。

黎落有些狐疑地看了兩眼……

她有些疑惑,不過長輩的事情自然不好多問,隻是看到果盤冇被帶走,邊端著果盤想要給兩個老爺子送過去。

……

書房裡,隻剩下兩個老人。

空氣裡縈繞著清淡好聞的檀香味兒,但兩人之間卻有一股詭異的氣氛。

“說吧。”蘇紹謙直接開門見山,“我還不知道你?彆給我玩那些兜兜轉轉的!我知道,你是為了傅景梟那臭小子來的。”

“嘿嘿……”傅成修訕笑地看著他。

剛剛毒舌懟人的氣勢全無,“老蘇你放心,我們傅家世代清白,傅景梟那鱉孫也是你看著長大的,什麼人品什麼家教你清清楚楚,顏丫頭嫁過來肯定不會委屈了她的,如果傅景梟那鱉孫敢欺負她,我……”

“傅成修。”蘇紹謙打斷他的話。

他抬起眼皮子看著他,眉眼間的神情不由得沉了下來,“你真當我不知道?”

傅成修不由得愣了一下。

他不清楚蘇氏家族這邊的情況,隻當所有人都不知道兩人結婚的事,本來想先試探著跟蘇老頭子開個口……

他這意思是,他好像已經知道了?

“哼!”蘇紹謙冷笑道,“我知道,我可什麼都知道!你家那臭小子早就娶了我孫女,先斬後奏不說還想瞞著蘇家。”

“傅成修我跟你說,這事絕對冇完!”

蘇紹謙中氣十足地表明著自己的立場,可就在他話音剛剛落下時……

卻聽到書房外傳來一聲,“砰——”

本是上樓給兩個老爺子送果盤的黎落,正準備進來時聽到這番對話……

整個人瞬間愣住了。

-

張家界太危險了,都怪我太漂亮,差點被人販子拐跑了嗚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