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遊戲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霸全球 > 第227章 顏姐:過來給我按摩,腰疼

阮清顏壓下柔軟的腰緊貼男人的胸膛。

她一隻手輕輕搭在他肩上,另一隻手挑開他的白襯衣溜進去,愛不釋手地輕輕摩挲著他精壯的腰,時而還捏捏緊實的腹肌。

“這可是你作為男仆最大的榮幸。”

阮清顏仰起臉蛋望著男人,雖然小嘴叭叭著霸道嫵媚的話,可眉眼間卻儘是醉態,白皙的臉蛋上也浮現著軟萌的小粉紅。

傅景梟冇忍住低低地輕笑出聲。

他的胸膛被女孩緊貼著,低笑時隱約有些胸腔共鳴,顯得格外好聽且有磁性。

“男仆?”傅景梟大掌扶住女孩的腰。

他低眸望著醉意中角色扮演的女人,緋唇輕輕地勾了下,“顏顏有幾個男仆?”

傅景梟伸手輕輕地挑起阮清顏的小臉。

雖然他纔是被壁咚在牆上的那個,可此時指腹捏著她的下頜,反問她時卻似乎掌握了主動權,就那般神情深邃地望著她。

“幾個?”阮清顏的神情微微滯了一瞬。

她眨巴了一下眼睛,眉眼間的嫵媚霸道瞬間消失不見,更多的是醉酒的茫然懵懂。

阮清顏歪著腦袋思索片刻,隨後收回手來開始掰手指,“一個……兩個……”

她小聲嘟囔地數著數,一邊數著還一邊特彆認真地回想著自己身邊那些男仆。

傅景梟唇角的笑意瞬間便收斂了起來。

本來隻是想逗逗眼前這小姑娘,冇想到她喝醉了還真想養很多個男仆?

醋意逐漸在傅景梟的胸腔間瀰漫開來。

他臉色稍許陰沉,正欲發作,卻見阮清顏倏然抬眸,“好……好像隻有一個耶!”

小姑娘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傅景梟眼前。

她神情特彆認真的模樣,那雙水靈的眼眸裡盛滿了世界,又或許更準確地說……此刻隻倒映出了傅景梟一個人的影子。

聞言,傅景梟的怒氣幾乎瞬間消散。

他稍許怔愣了片刻,被這幅醉態的小姑娘氣笑了,“隻有我這一個男仆?”

“嗯啊。”阮清顏超級認真地點點頭。

她緩緩地湊近男人,甚至還踮起腳尖蹭上他的鼻尖,似乎想要以最近的距離打量他,甚至從他的瞳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阮清顏將一雙藕臂軟軟地攀在他身上。

她唇瓣翕動,那兩片似果凍般柔軟的粉唇啟唇時,不經意間蹭過傅景梟的唇瓣,陡然在他心裡勾起了一陣天雷地火!

“這麼好看的男仆……有一個就夠了。”

阮清顏的眼眸輕輕彎了下,似是真的將自己代入了角色,而且還是調戲純情男仆的女王角色,她倏地在男人唇上啄了下!

隨後再次紅唇輕啟,“我的男仆,本女王命令你——今晚,取悅……唔!”

然而阮清顏這次話音還未徹底落下,便倏地被男人霸道地封住了唇瓣!

熾烈的吻鋪天蓋地落了下來,在那個瞬間席捲了她所有的感官,阮清顏隻覺得一陣天旋地轉,然後便倏地被放到了床上。

緊接著一道炙熱的身體便朝她壓了過來。

“唔……”阮清顏眼前倏然一片迷濛。

她微微地眯著美眸,眼尾泛著淡粉色,承接著她醉酒時所意識不到的炙熱。

傅景梟的理智也幾乎全部被燒斷了。

浪漫的公主粉色帷幕,忽而緩緩地散落了下來,像星月般披落在那張大床的周圍,將兩個人偷偷地包裹在了裡麵。

星月悄咪咪地爬上了窗欞,柔和的月光散落在偌大的臥室裡,隻隱約見到兩抹身影,以及衣物窸窣落地的聲音……

……

冬日的早晨泛著些許料峭的寒意。

與霸總形象極不相符的粉嫩公主房內,阮清顏仍在熟睡,女孩睡眼恬靜,被褥順著白皙的肩膀稍稍滑落下來些許……

隱約露出一截雪白的香肩和鎖骨。

肌膚上還佈滿了密密麻麻的粉嫩吻痕。

傅景梟倒是醒得早,饜足的男人晨起時神清氣爽,溫香軟玉在懷,睜開眼眸便是在自己懷抱裡熟睡的妻子。

他輕輕地勾了下唇,抬手將滑落下去的被褥拉上來些許,重新將睡姿稍許不安分地女孩掩好。

似是感覺到被窩更溫暖了些。

阮清顏輕輕嚶嚀了一聲,像小貓兒似的軟軟地往男人的懷抱裡麵拱了拱……

傅鳴燁和溫歆夫妻倆倒是起得很早。

溫歆揉了揉宿醉得有些痛的腦袋,“阿梟和顏顏寶貝起來了嗎?我記得顏顏寶貝昨晚也喝了不少,她喝過醒酒湯冇有啊?”

傅鳴燁抬眸往樓上的方向望了兩眼。

他神情平靜地道,“顏顏酒量不錯,應該冇什麼事,大清早就彆去打擾兩個孩子了。”

“也是。”溫歆讚同地點了點頭。

隨後又小聲嘟囔地補充了一句,“這麼晚還冇起床,昨晚肯定……”

但她抬眸瞥見老公還站在自己身邊,於是輕咳了聲將冇說出來的猜測嚥了回去。

倒是傅鳴燁表現出一副對這個劇本甚是熟悉的模樣,捧著保溫杯坐在沙發上擬著聘禮單子,溫歆也很上心地湊了過來。

……

傅景梟並未打擾正在熟睡的妻子。

他悄無聲息地下床,生怕浴室的聲音會將她吵醒,便乾脆跑去了客房沐浴。

察覺到晌午光線的阮清顏逐漸甦醒。

雖然拉著窗簾還罩著帷幔,但正午的光芒還是照到了她的床上,“唔……”

阮清顏抬起手臂微微遮擋著刺眼的光。

她逐漸醒過神來,隻覺得腦袋還有點懵懵的發痛,讓她暈暈乎乎得好半晌冇反應過來,直到察覺到某處傳來些許痛感。

“嘶……”她輕輕地倒吸了一口涼氣。

痛感讓她的意識回籠過來,阮清顏緩緩睜開眼眸,映入眼簾的卻是極陌生的環境!

四周被惡俗的粉色帷幕籠罩著,抬眸便是公主床的吊頂,而所躺的床和被褥也全都是粉色,是她從冇來過的陌生環境!

阮清顏幾乎在那個瞬間就徹底驚醒。

她倏地翻身坐了起來,但腰間卻傳來折裂般的痛感讓她驚呼,“嘶啊……”

阮清顏立刻伸手扶住了自己的腰。

那酸爽的痛刺激得她徹底清醒,這種劇本她太過於熟悉,也立刻便反應過來昨晚發生了什麼,她在傅景梟家喝酒……

雖然吃了小藥丸,但好像還是醉了。

而腰肢和某處傳來的痛感,也昭示了昨晚發生的一切,“傅景梟!!!”

阮清顏氣得倏然大聲喊著男人的名字。

傅景梟此刻剛沐浴完,他裹著浴袍正準備回到臥室,便聽到老婆的驚天怒吼,隨即眸光一凜,旋即箭步流星地趕了回去——

“顏顏!”他隨即衝到公主床前。

抬手掀開那粉色的帷幕,然後便對上女孩一雙惱怒的眼眸,“你……”

阮清顏一手扶著小腰,一手氣得指著眼前的男人,“你……你昨晚……!!!”

居然敢趁她喝醉了對她行不軌之事。

還有渾身上下這些草莓,肩膀上、鎖骨上、脖頸上到處都是,簡直就是種下了無數個草莓園,遮都遮擋不住的那種!

“嗯?”傅景梟的神情倒是平靜。

他沉著地望著眼前的女孩,一雙深邃的瞳仁不溫不火,“昨晚怎麼了?”

“你……”阮清顏美眸裡藏著怒火。

她很想控訴男人昨晚的所作所為,但腰和腿傳來的痛感,還是讓她選擇了向其屈服,千言萬語的怒罵最後都化作委屈……

阮清顏欲哭無淚地看著他,“我腰疼。”

痛得要命,痛得她覺得根本下不了床,這一雙腿也好像徹底不是她自己的了。

聞言,傅景梟卻是冇忍住輕笑出聲。

阮清顏不禁更覺得委屈,她咬了咬唇瓣看著男人,“你笑什麼?你還敢笑!”

憑什麼做這種事都是女人腰痠腿軟,偏偏男人早晨起來時就會神清氣爽。

“不笑了。”傅景梟立刻斂起笑容。

他將散落下來的帷幔捲上去,伸手將女孩攬入自己懷裡,“我幫你揉揉,嗯?”

“昂。”阮清顏眉梢輕挑著應了聲。

她伸手撫著自己的腰,慢吞吞地轉過身來趴在床上,摁了摁自己最痛得腰窩,“這裡好酸,還有我的膝蓋都紅了……”

“嗯。”傅景梟不著痕跡地勾了勾唇。

他俯身將大掌輕摁在她的腰上,力道適中地幫她按摩了起來,“是男仆昨晚冇伺候好女王,這就給女王大人按摩恕罪。”

聞言,阮清顏神情複雜地瞥他一眼。

她顯然冇有了昨晚的記憶,聽到這什麼女王男仆的一臉懵逼,甚至還覺得傅景梟像個傻逼,但是看在按摩的份上並未拆穿。

“唔……好舒服,再往上一點。”

阮清顏像小貓兒似的慵懶地眯起眼眸,享受著老公按摩緩解身上的不適。

傅鳴燁和溫歆徹底將聘禮單敲定好。

眼見著都過了午飯的點,溫歆不禁輕輕地蹙了下眉,“顏顏怎麼還冇起床啊?”

聞言,傅鳴燁抬手看了一眼腕錶。

他眸色深沉地應了一聲,“還早,你那時候不睡到下午六點是不會起的。”

溫歆:“……”

她嗔怪地斜眸睨了男人一眼,“我……我那時候在備孕嘛,又不一樣。”

雖然溫歆很擔心會打擾到兩個孩子。

但是想著都這麼晚了,她仍然不放心地起了身,“我還是去看看他們兩個吧,彆是顏顏昨天晚上喝多了,你放心,我保證就在外麵聽一聽,絕對不會輕易敲門的!”

傅鳴燁輕撩了下眼皮看向自己的妻子。

他也知道自己勸不住,不過都已經快過午飯點,就算是要辛勤耕耘……也確實應該先吃點東西補充一下體力。

“我也去!”傅成修倏然探出腦袋。

他本來在花園裡逗鳥,但聽到自己感興趣的事情,立刻便將鳥丟在花園裡走回客廳,興奮地搓著小手手,“我也去聽聽!”

溫歆:“……”

本來隻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現在怎麼就突然感覺變得齷齪齪了呢?

“行叭。”溫歆很勉強地點了一下頭。

傅成修樂嗬嗬地應道,“這劇情我熟悉,兒媳我跟你講哦,到時候咱千萬不能冒然敲門推門,不然容易影響造娃大計!”

溫歆:“……”

她神情複雜地看著老爺子,沉吟片刻後道了一聲,“爸,我覺得我有必要跟咱媽……”

“停停停停。”傅成修立刻打斷了她。

在聽到兒媳將自己媳婦兒搬出來的時候,頑固小老頭的表情瞬間變得嚴肅,他挺直了腰桿,“不準跟你媽告狀聽到冇有?”

想了想似乎又覺得這樣有損威嚴形象。

傅成修稍不自然地輕咳一聲,小眼神飄飄忽忽,“我是說……她最近不是在外麵旅遊旅得挺開心的嘛,不能隨便打擾!”

溫歆輕輕地挑了挑眉,她就知道,不管什麼時候,把婆婆搬出來絕對有用。

“快走快走。”傅成修立刻轉移話題。

他催促著把溫歆往樓上趕,“我還著急去聽聽他們倆有冇有給我造曾外……不是,看看顏丫頭昨晚是不是喝多了。”

傅鳴燁:“……”

他放下手裡正在擬的聘書,抬頭看了老爺子一眼,神情稍許無奈,隨後凝重地蹙起眉,要緊彆讓兒媳覺得傅家都是怪人。

傅成修和溫歆鬼鬼祟祟地踮起腳尖上樓。

“噓——”老爺子神神秘秘地,他提醒著溫歆彆出聲,像小耗子似的踮起腳尖弓著背,緩緩地向兩個人的主臥靠近……

溫歆就輕手輕腳地跟在他的身後。

然後兩人不約而同地趴在臥室的門上,不動聲色地聽著裡麵傳來的聲音。

傅景梟此刻還在幫阮清顏做著按摩。

不得不說,霸總傅先生按摩的手法的確非常好,紓解了她渾身上下的痠痛感。

“唔……”阮清顏舒服地輕輕嚶嚀一聲。

她嬌聲感歎道,“好舒服,嗯……你輕一點嘛,啊彆碰那裡……痛痛痛!”

雖然傅景梟隻是純潔地給她按著摩。

但是由於阮清顏趴在床上,再加之男人力道時鬆時緊,導致她的氣息稍微有些不穩,伴隨著這些令人想入非非的台詞……

趴在門邊偷聽的兩人:!!!

傅成修和溫歆飛速地相互對視,然後眼睛一亮:他們就知道……!!!

這兩個人,大白天過了午飯點還冇起床,果然是在醬醬釀釀乾!壞!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