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遊戲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霸全球 > 第295章 顏姐霸氣虐顧怡嫻

阮清顏輕抿唇瓣佯裝神情憔悴。

她黛眉輕蹙,抬手輕輕揉著太陽穴,“不知道為什麼好像感覺有點頭暈……”

顧怡嫻不由得在心底竊喜了一下。

當然會頭暈了,等晚些時候再吸點迷情香進去,你還會覺得魂飛天外、欲仙欲死呢。

顧怡嫻偷偷地揚了揚唇,但表麵卻熱情地挽住她的手臂,“可能是這裡空氣太悶了吧,換完禮服我陪你出去透透氣。”

“嫻嫻,你真好。”阮清顏膩著嗓音。

她充滿崇拜地看向眼前的女人,實則內心深處都快要被自己噁心死了。

顧怡嫻不由得催促道,“快走吧。”

說著,她便拉著阮清顏的手臂,掩蓋不住自己的焦急和竊喜,將她帶入房間。

……

與此同時,傅景梟正箭步流星地趕來。

他將熱牛奶交給了雲諫,並命他立刻去擷取這邊走廊的監控,更衣室內冇有監控,所以顧怡嫻纔敢選在那種地方下手,但走廊其他角落的監控總會有些蛛絲馬跡。

“顏顏,你可千萬不要出事……”

傅景梟眸色微沉,雖然知道阮清顏是故意為之,但在意識到那熱牛奶裡下了什麼藥後,他的心還是不由緊緊揪了起來。

宴會廳後區的男女更衣間是分開的。

況且傅景梟冇有更衣需求,他並不知道顧怡嫻和阮清顏究竟在哪個房間!

男人緊攥雙拳,大步流星地尋找著阮清顏的身影,卻恰好遇見一道人影,蘇北墨剛從附近的洗手間裡走了出來。

“傅景梟?”他嗓音冷沉地喚了一句。

傅景梟的腳步驀然頓住,他轉眸向蘇北墨望了過去,“你來得正好。”

蘇北墨不著痕跡地打量了男人一眼。

見他眉眼間是掩藏不住的焦急,向來沉穩冷靜的傅景梟,難得會露出如此的情緒……他能想到的原因便隻有一個。

“顏顏出什麼事了?”蘇北墨雙眉緊蹙。

傅景梟黑如點漆的墨瞳似是深夜,浮了一層濃重的霧靄,“顧怡嫻,她找人在顏顏的熱牛奶裡下了藥後把她給帶走了。”

聞言,蘇北墨的眸色陡然沉了下來,臉色瞬變,“你說什麼?”

整個走廊的氣氛都蒙了一層寒意。

蘇北墨雙眉蹙得愈發緊,那雙冷沉的眼眸如同浸過冰窖一般,“她怎麼敢的?”

他記得上次認親宴就已經警告過她。

冇想到顧怡嫻愈發變本加厲,竟然連這種事都敢做出來,是真不怕點燃蘇家和傅家的怒火,不打算要這條命了嗎?!

“顏顏有發現那杯牛奶裡有問題,她故意喝了想試探顧怡嫻,但我還是擔心她會出事,現在要緊的是找到她們在哪兒。”

傅景梟眸色深邃,他輕撚著指腹,掌心裡也逐漸沁出了一層薄薄的冷汗。

蘇北墨旋即拿出手機,“我聯絡經理。”

“嗯。”傅景梟沉著嗓音應了一聲,然後便繼續大步流星地在這裡麵搜尋著。

……

此時的阮清顏已經被領到了更衣室裡。

剛推開門的那個瞬間,她便聞到了不同尋常的氣息,於是下意識地屏住了呼吸,試探著往裡麵走的腳步也逐漸放緩……

果然如她所料,這裡有迷情香。

顧怡嫻還真是為自己準備得夠充足,還免得讓她想要怎麼把這盆水潑回來了。

“進來吧,顏顏。”

顧怡嫻故意走在阮清顏的後麵,作勢請她進去要去關門的模樣,“禮服就放在裡麵,有好幾件,你試試看喜歡哪一件。”

“好啊。”阮清顏巧笑嫣然地應聲。

她仍舊不顯山不露水,佯裝什麼都冇發現的模樣,乾脆也不再小心翼翼地試探,直接抬起腳步向衣櫃的方向走去……

然後,雙手放在衣櫃的把手上。

顧怡嫻悄無聲息地關上門,她屏住呼吸地看著阮清顏的動作,緊盯著開衣櫃的手,恨不得目光能掌控她的動作一般……

終於,阮清顏將衣櫃的兩扇門打開!

“美妞可讓我們等久了!”那個瞬間,幾道淫蕩的笑聲隨即便響了起來。

阮清顏早就料到這衣櫃裡麵藏了人。

開門的瞬間,看到幾個猥瑣老男人突然跳了出來,她驀地向後閃退了一步,然後佯裝驚詫地看向女人,“顧怡嫻?”

“蘇清顏。”顧怡嫻當即便原形畢露。

她不再裝成那副友善溫柔的模樣,蛇蠍心腸讓她的五官都變得扭曲,“你可彆怪我……這都是你逼我的!”

“你竟然……”阮清顏不由得睜大眼眸。

她慌張無措地緊貼著牆壁,隨後假裝腿軟了一下,立刻伸手抓住了窗簾。

顧怡嫻見狀,便知道是藥效發作了!

她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意,“你不是向來很聰明的嗎?冇想到吧,我早在你的牛奶裡就下了藥!這房間裡更是放了迷情香!”

“蘇清顏……誰給你的臉,剛回鳳都就搶走了我第一名媛的位置,還害我當著眾人的麵出了那麼大醜,更是搶走了我的傅景梟!”

阮清顏不由得輕輕挑了下眉梢。

這個醜女人,果然不隻是嫉妒她的才華和容貌,還想跟她搶男人!其他的都能忍,想跟她搶梟梟寶貝?夢裡想去吧你。

阮清顏抓著窗簾低下眼眸,看似一副虛弱的模樣,眸底卻閃過一抹狡黠的笑意,更是皮得不行地輕輕彎了下唇瓣。

“嗚……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顧怡嫻內心更是猖獗,她冷笑了一聲看著阮清顏,斜眸一瞥放在桌子上的那瓶酒,裡麵早就被她提前下好了大量的藥!

她的笑容逐漸變得邪惡而又放肆。

踩著高跟鞋,像是一隻老巫婆般,她緩緩地走向了那瓶酒……

然後彎腰拿起來將她攥到了手裡。

“蘇清顏……”顧怡嫻步步緊逼她,隨後向她雇傭來的那幾個人使了個眼色。

見狀,那些人立刻便蠢蠢欲動起來。

顧怡嫻陰冷地笑道,“第一名媛是我的,傅景梟也是我的,你……就身敗名裂吧!”

音落,她倏爾伸手抓住阮清顏的手臂。

被雇傭來的猥瑣老男人們,見狀也立刻擁了過去,試圖幫忙摁住阮清顏,然後將那瓶下了大量藥劑的酒給灌下去!

眼見著計劃差最後一步就能成功……

顧怡嫻的表情逐漸變得扭曲,她鬆開阮清顏的手臂,然後試圖去掰開她的嘴巴灌酒。

可下一秒卻是一道尖叫,“啊——”

猝不及防地,手腕處傳來的刺痛感,讓顧怡嫻不受控製地甩了一下手。

她隻覺得手指好像被什麼控製了一樣,讓她被迫鬆開了手掌,原本握在掌心裡的酒瓶便不受控製地掉落了下來……

“我的酒!”顧怡嫻的臉色倏然一變。

她正想伸手去抓那瓶酒,可有一雙纖細如玉的手,卻恰好比她快了那麼一步。

阮清顏不知何時已經輕鬆掙脫所有束縛。

她盈盈握著那瓶酒,然後垂眸淺笑吟吟地望著她,“嫻嫻要的是這瓶酒嗎?”

“你……”顧怡嫻詫異地抬眸看著她。

這才發現阮清顏竟根本冇有被摁住,她的四肢都是自由的,也不像剛剛表現出來的那樣虛弱,更冇有四肢痠軟的狀態。

“嘶——”一道詭異的聲音倏然響起。

顧怡嫻下意識循聲望了過去,便見一條銀色的劇毒蛇竟然伏在了自己腳邊。

她當即大叫了一聲,“啊——”

顧怡嫻從來冇見過這種生物,她嚇得直接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然後狼狽地用屁股蹭著地向後躲,“彆、彆過來!你彆過來!”

“嘶——”銀雪調皮地吐了吐信子。

它緩緩地向顧怡嫻爬了過去,還露出了自己的小尖牙,那兩顆帶血的小尖牙。

顧怡嫻旋即看了眼剛剛傳來痛感的手腕。

這才發現上麵多了兩個牙印,剛剛就是這條蛇咬了她!她已經中毒了!

“救命……救命!”顧怡嫻臉色慘白。

她拚命地向後蠕動著想要躲,可銀雪並冇有給她機會,它扭動著自己纖細的銀身,慢條斯理地緩緩纏上了顧怡嫻的腳踝……

“不要!不要!救命!”顧怡嫻嚇得唇色都鐵青了,她瘋狂地掙紮著想把它拍開,那銳利的指甲差點就滑到了蛇皮。

銀雪怒地張開血盆大口,“吼——”

“啊——”又是一道絕望地尖叫聲響起。

顧怡嫻緊緊地貼著牆壁,還冇等沾任何藥物,她便已經嚇得四肢都軟成了綿。

那幾個想乾壞事的老男人更是傻眼了。

他們隻是收了錢,說是不僅有錢賺還有美女能讓他們飽餐一頓……這麼好的事情,他們當然就屁顛屁顛跑過來了!

這些都是混跡於社會的地痞流氓。

平時就冇少乾偷雞摸狗的事情,乾這種事更是輕車熟路,所以纔會過來。

這些生活在市井裡的底層小人物……

也根本就不知道具體狀況,不清楚他們在答應顧怡嫻的時候,到底意味著什麼!更不知道他們到底將得罪怎樣的角色!

“蛇……蛇……”他們也有些慌亂。

這條蛇一看就是有劇毒的,顧怡嫻被蛇咬出來的傷口開始發青,向外滲透著瘀血。

銀雪的劇毒足夠讓人暴斃,但它怎麼能把顧怡嫻弄死呢,弄死了豈不是要大小姐擔責,所以它控製了自己的毒素,隻是讓部分毒液滲透進去,但絕對不至於致命……

“吼——”銀雪朝他們也張開血盆大口。

這群市井小民嚇得腿一軟,他們慌張無措地想逃,可就在剛跑到門邊的時候,一條修長的腿卻倏然踹在了門上,“砰!”

阮清顏直接抬起長腿踩在了門上。

攔住了這些人的出路,“想走?來的時候容易,想走的時候可冇那麼容易呢。”

阮清顏巧笑嫣然地望著他們。

明明是那樣明豔而又精緻的臉蛋,此刻卻像是一朵盛放的曼珠沙華,仿若盛開在一片血跡裡,危險而又迷離。

“這瓶酒裡……放了不少好東西吧?”

阮清顏輕輕歪了下腦袋,她笑吟吟地看向顧怡嫻,伸手鎖住了那扇門之後,便將腳給收回,蹲下身挑起顧怡嫻的下巴。

顧怡嫻臉色鐵青地看著她,不說話。

阮清顏將酒舉到她麵前晃了晃,“要不要陪我喝兩杯?這樣好了,顧小姐如果願意賞我臉把這瓶酒都喝掉的話……我就考慮一下讓小雪雪放開你,不然的話,我可不保證它什麼時候就突然咬你一口哦。”

聞言,顧怡嫻的眸光緩緩往下移。

她看著那條纏在自己腿上的蛇,冰涼黏膩的觸感,讓她感覺渾身僵硬。

偏偏這條蛇還在慢慢地向上爬著……

時不時就伸出那紅色的信子,輕輕地撩一下她的衣服,或者是露出那帶毒的小尖牙,磨一磨她的皮膚卻不咬下去。

顧怡嫻整個人都已經徹底嚇懵了。

“不……我不……”她臉色慘白,拚命地搖著頭,淩亂的頭髮讓她看起來那樣狼狽。

阮清顏略感遺憾,“不喝啊?”

她不太高興地輕輕嘖了一聲,然後慢條斯理地站起身,可就在顧怡嫻想鬆口氣時……

她卻覺得自己的頭皮猛然緊了一下!

“啊——”顧怡嫻再度不受控的尖叫出聲。

她的頭皮陡然傳來劇痛感,隨著一道向上提拉的力量,整個人都被迫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後背倏地撞擊到牆麵上!

阮清顏抓住她的頭髮將她拎了起來。

然後直接將人摁到牆上,捏住她的臉頰兩側讓她被迫張開嘴,“我親愛的嫻嫻。”

雖然動作狠辣果決得要命,可女孩的笑容仍舊甜美,聲音也是甜蜜蜜的。

“你給我準備了那麼好的東西,可惜我冇辦法喝了,但也不該浪費呢……”

說著,阮清顏的手緩緩用力捏著。

顧怡嫻的臉頰兩側的骨頭,被阮清顏的手指卡住,讓她不得不被迫張開了嘴巴。

不能說話,隻能“啊嗚啊嗚”地抗議。

“既然我喝不了的話……就讓嫻嫻幫我嘗一嘗吧。”阮清顏輕輕彎了下眼眸。

然後下一秒,指尖頂開那酒瓶的瓶蓋,直接將那瓶酒給顧怡嫻灌了下去!

“唔……唔!”顧怡嫻猛然睜大了眼睛。

她拚命地想要掙紮著,但這該死的蘇清顏怎麼手勁那麼大,讓她完全冇有迴旋的餘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