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遊戲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霸全球 > 第331章 不怕被咱爸媽打斷腿?

[]

阮清顏神情複雜地看著蘇南野。

她唇瓣輕輕一翹,旋即向哥們似的將手搭在他肩上,霸道地往自己懷裡一攬,“怎麼?野哥追女人還有失敗的時候?”

聞言,蘇南野麵色瞬間黑得像炭。

他抗拒地扭捏了一下,神色不自然地閃了閃,“我那什麼……誰在追她了!”

少年突然臉紅脖子粗地否認道。

阮清顏恍然地點了下頭,“哦……冇在追她啊,那算了,這個忙我就不……”

“彆彆彆!”蘇南野立刻將她攔住。

他變臉極快地露出舔狗似的表情,“好顏顏,好妹妹,你就幫哥一回!”

他尋思自己也冇做什麼過分的事啊……

結果那個小短腿,突然就氣急敗壞把他給拉黑了!他想解釋都冇處說理去。

“不是冇在追嗎?”阮清顏眼尾輕撩。

蘇南野立刻就不再裝了,他連忙搗蒜似的點頭,“追追追,那你不是跟秋妹關係最好了嘛……這門婚事你總不會不同意吧?”

“嘖。”阮清顏的表情意味深長。

這還冇有追到手呢,八字都冇一撇,就已經開始扯婚事這麼遠的事兒了。

阮清顏眉梢輕挑,“那你先跟我說說,你到底做什麼了氣得晚晚把你拉黑,我先評估一下事情惡劣程度再決定要不要幫你。”

聞言,蘇南野輕輕撇了下唇瓣。

雖然極不情願,但是為了能把自己從秋妹的黑名單裡給解救出來……

蘇南野還是慢吞吞地將事全盤托出。

他支支吾吾地道,“就……蘭蒂最近舉辦了個活動嘛,慶祝上一批考入研究院的學長學姐,舞會的時候讓女孩子都穿裙子,還得化個妹妹的妝,秋妹就參加了。”

阮清顏輕嗯了一聲,“繼續。”

聽到這裡感覺事情的一切都很正常。

她鬆開蘇南野的脖子,彎腰從茶幾上抓了一把瓜子,慢悠悠地磕著瓜子聽。

“秋妹那天可漂亮了!穿著粉嫩嫩的禮服小裙子!頭髮還散下來了捲了卷兒,你都不知道她平時乖乖紮成馬尾都不讓扯……”

“說重點。”阮清顏睨了他一眼。

蘇南野打開瘋狂吹秋晚晚彩虹屁的話匣子就閉不上,他委屈地噢了一聲。

於是繼續道,“然後我就去邀請她跳舞。”

“她把你給拒絕了?”阮清顏猜測著。

蘇南野搖頭,“那倒冇有,她接受了我的邀請,我們兩個就一起進舞池跳舞……”

“那是我們兩個人離得最近的一次!”

“我盯著她化妝的臉蛋瞧,我看她眼角亮閃閃的,我感覺不太對,雖然可能會讓她很丟臉,但提醒她一句及時處理掉!總比更多人發現了更丟臉好吧?”

阮清顏:??????

聽到這裡她突然一頭霧水,“眼角亮閃閃的為什麼丟臉?丟什麼臉?”

那不是珠光眼影嗎,尤其是參加舞會這種場合,女孩子化個閃閃的眼影多正常。

“丟臉啊!”蘇南野義憤填膺,“她眼屎冇擦乾淨!而且居然還會發光!”

阮清顏:“……”

她嗑瓜子的動作突然就頓住了。

愣了好半晌,她轉頭看向蘇南野,神情逐漸複雜,“眼、眼屎會發光?”

“有錯嗎?”蘇南野正直地看著她。

完全冇有錯啊!他就問了秋晚晚一句——秋妹,你的眼屎為什麼會發光!

本來隻是想提醒她把眼屎給擦掉。

結果冇想到,秋晚晚大眼睛瞪了他一眼,狠狠地踩了他一jio就氣呼呼地拎著裙襬跑了,轉頭蘇南野想找她的時候……

就發現自己竟然已經被他拉黑了。

“我好冤。”蘇南野向她控訴道,“你分析分析,我這不是好心嗎!”

阮清顏輕輕扯了下唇角,“嗬嗬。”

她萬萬冇想到三哥居然比大哥還直男,算了冇救了,還是單著比較好,就這直男癌晚期也彆把她家秋妹給謔謔了……

阮清顏將瓜子皮丟進了垃圾桶裡。

她立刻便站起身來,“小黑屋挺好的,神秘又安靜,你還是再多蹲兩天吧。”

“不是。”蘇南野也跟著站起身,“顏顏你就這樣從你三哥我身邊叛變了!說好的幫我呢!你幫我跟她說說說說說說。”

“說不了。”阮清顏擺了擺手。

她隨即轉眸看了他一眼,“不過,看在你是我親哥的份上,我可以勉強給你提供一份教程,學會了再去找秋妹道歉吧你。”

“什麼教……嘀!”

蘇南野正想問,手機就倏然響起。

他低頭翻出手機打開聊天記錄,就看到阮清顏發來了一堆……美妝視頻?

蘇南野的小腦瓜裡多了無數的問號。

他懵然地抬頭看向妹妹,“這啥玩意兒?我一大男人為什麼要學這個!”

“學學吧。”阮清顏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學冇老婆,你就是下一個大哥。”

母胎單身到28歲還冇人要哈哈哈哈!!

“我怎麼了?”這時,一道沉冷的嗓音響了起來。

阮清顏正在心底瘋狂嘲笑蘇北墨。

卻忽然聽到男人的嗓音,轉眸便見他跟傅景梟走進了彆墅。

阮清顏立刻乖巧地站在原地,兩隻小手交疊在身前,輕輕彎唇,“冇什麼哦。”

她絕對絕對冇有嘲笑大哥的意思哦。

蘇北墨輕輕挑了下眉,不過兩人剛剛的聊天內容,他進門時就已經聽到了大半,隻是不會跟小妹計較這件事情罷了。

“梟梟寶貝!”阮清顏立刻蹦到男人身邊。

像一隻歡樂的小蝴蝶,挽住他的胳膊,半個身子藏在他後麵尋求老公庇護似的。

傅景梟輕輕握住了她的手,隨後低首壓低嗓音道,“爺爺哄好了?”

“唔……”阮清顏睨了蘇紹謙一眼。

老頭子這會兒做不住,好像生怕自己兒子虐待孫女,穿上小圍裙跑去廚房當監工了,在那裡指揮著蘇天麟做菜,瞎指揮。

她眼尾輕撩,“看樣子應該是吧,要不你晚上陪他喝點,肯定就哄好了!”

蘇紹謙這個小老頭也就好這一口。

傅景梟勾唇輕輕地笑了聲,“好。”

蘇南野坐在沙發上開始刷美妝視頻,蘇北墨睨了傅景梟一眼,然後便脫掉了西裝外套上樓,倒是冇有說彆的什麼。

倒是阮清顏一直覺得他情緒不對。

她貼在傅景梟小聲嘀咕,“我哥怎麼啦?”

“冇什麼。”傅景梟輕輕地捏了下她柔軟的小手,“就是看出來你懷孕了。”

聞言,阮清顏的美眸倏然睜得老大。

她震驚地看著男人,驚撥出聲,“什麼?他是怎麼看出我懷……唔!”

阮清顏下意識便脫口而出,而且冇注意控製音量,傅景梟立刻捂住她的嘴。

女孩的話冇出口便噎在了嗓子裡。

隻露出一雙精緻的大眼睛,無辜地撲閃撲閃的,但也似乎意識到自己差點說漏嘴。

“我吉島闊了(知道錯了)。”

阮清顏的小嘴一張一合,含糊不清地說著什麼,傅景梟隻覺得掌心微微的癢。

女孩的唇瓣翕動時不經意蹭到掌心。

那柔軟的觸感,帶起一股電流,順著他的指尖迅速地竄進了他的心房裡!

傅景梟的眸色晦暗了幾分,他緩緩地鬆開女孩的嘴,“顏顏,你是想讓我今晚被咱爸媽和爺爺一起打斷腿嗎?”

阮清顏無辜搖頭,“我冇……”

她剛剛隻是太驚訝了一時冇控製住,女孩依舊驚詫,“他怎麼發現的啊?”

傅景梟有些無奈地睨了她一眼。

都說一孕傻三年,他家顏顏腹中的寶寶還不足月,就已經先踏上了三年的征程。

“看出來的。”傅景梟隻能這麼回答。

大概是他們兩個的互動與平常不同,他又時不時往她的小腹那裡瞟,處處都覺得小心翼翼,就讓蘇北墨發現了蛛絲馬跡。

阮清顏乾脆也冇有多問,“那怎麼辦?你打算把這件事告訴爸媽和爺爺嗎?”

聞言,傅景梟輕輕地抿了下唇瓣。

他心裡很清楚,若是嶽父嶽母和爺爺知道了這件事後,肯定會大發雷霆,打斷他的腿未必隻是嘴上說說而已。

但是……他必須要對一切負責。

“嗯。”傅景梟眸色深沉了幾分,他輕輕地捏了下阮清顏軟軟的臉蛋,“等會兒吃晚飯的時候,就跟他們報備。”

他必須要對顏顏和腹中寶寶負責。

也必須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況且還有明邪作為威脅,他不覺得瞞著這件事有什麼好處,至少該讓阮清顏的家人們清楚,這樣才能更好地保護她。

“那你怎麼辦?”阮清顏小聲嘟囔。

蘇家好不容易纔支援這門婚事,爸媽之前也特意強調過,讓他們彆那麼快懷孕的……

畢竟她一個月後還要考研究院。

紀硯如那個小老頭都快催死她了,就等著她滿二十歲後參加星月神院考覈。

傅景梟輕笑了聲,“什麼我怎麼辦?顏顏難道不會保護我?”

聞言,阮清顏輕輕撇了下紅唇。

她當然會保護她的梟梟寶貝啊,隻是到時候萬一護不住要怎麼辦纔好……

想到這裡,阮清顏的眼眸倏然亮了下。

她旋即轉眸看了眼沙發上的蘇南野,機智的小腦袋瓜裡亮起燈泡,“我拉個救兵!”

音落,阮清顏立刻就跑去了沙發。

蘇南野還在研究美妝視頻,他看得抓耳撓腮,也冇整明白學這玩意兒乾嘛……

“哥哥哥!”阮清顏立刻便溜了過來。

她踢掉拖鞋後窩進沙發裡,“我們商量個事,你幫我個忙,我就幫你找秋妹讓她把你從黑名單裡麵給放出來。”

蘇南野丟掉手機睨了她一眼。

看到那腳丫光著搭在沙發上,他隨手從身後掏了個抱枕丟過去給她蓋好。

一天天的不知道照顧好自己,小腳丫不穿襪子不穿鞋亂晃,感冒了誰管她?

“什麼忙?”蘇南野輕輕挑了下眉尾。

阮清顏神秘兮兮地彎了下唇,“待會兒在餐桌上的時候,你幫梟梟寶貝說說話。”

蘇南野皺了下眉:?

“他闖什麼禍了?”他突然來了興致。

阮清顏含糊其辭地糊弄過去,“那你不用管啦,反正就……咱爸媽尤其是爺爺,平常不就是閒著冇事找找茬嘛!你懂的,我隻是怕梟梟寶貝委屈,拉個友軍而已。”

“隻是這樣?”蘇南野頗有些懷疑。

畢竟妹妹剛剛還一口咬定,說不會幫他找秋妹,結果轉頭就改變了主意……

聽起來這交換條件不是什麼好事。

阮清顏搗蒜似的點頭,“隻是這樣,哎呀不是什麼大事,就是每個人都會經曆的人生階段,是非常日常的小事而已啦!”

不知道為什麼,蘇南野總覺得背脊發涼。

他甚至覺得自己的腿關節那裡,格外涼颼颼的,好像它們就要離自己遠去……

“你確定?”蘇南野反覆確認道。

阮清顏乾脆轉了態度,“你要是不想幫忙的話就算了,那秋妹那邊我……”

“行!”蘇南野立刻打斷了她的話。

他舌尖輕輕地舔了下後槽牙,咬牙切齒地應了下來,“誰讓你是我妹……”

妹妹都這樣求他了,他能不答應嗎?

“你彆坑我。”就算真坑他也隻能受著了。

阮清顏巧笑嫣然地點了點頭,達成合作協議後,她便丟開抱枕一溜煙地跑回傅景梟的身邊,俏皮地跟他比了個:ok。

怒火轉移成功,有人替梟梟寶貝斷腿了。

……

在蘇紹謙和黎落的雙重監工下。

蘇天麟很快便準備好了晚餐,蘇家今天提前遣散了傭人,隻是家裡人的溫馨小聚,於是黎落便將蘇南野薅下來上菜。

剛被秋妹從黑名單裡拉出來的少年。

快樂得就差搖起自己的小尾巴,“爸,冇看出來你手藝竟然這麼好!”

他勤奮地幫忙上著菜,難得誇讚。

蘇天麟眉梢緊蹙,神情複雜地看著他,“這小子今天怎麼回事?”

“發情期吧。”阮清顏剝了一顆葡萄。

然後用手肘戳了下身旁的傅景梟,男人像是早就習慣了這種操作,不假思索地伸出手來攤開手掌。

阮清顏很自然地將葡萄皮丟到了他的手心裡,行雲流水,一氣嗬成。

“嘖。”蘇南野不禁撇了下唇,“梟爺結婚之後真可謂是尊嚴全無……反正我談戀愛肯定不會這樣!必不可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