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遊戲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霸全球 > 第354章 顏姐想給病人開個瓢

[]

阮清顏剛離開百花深處,果然就在酒吧外看到了那輛熟悉的金屬黑色邁巴赫。

傅景梟漫不經心地輕倚著車身。

身著黑色西裝的頎長身軀,在黑夜的路燈光下更顯氣場,他略低眼眸翻看著手機,像是在給誰發訊息般不停地摁著螢幕……

又時不時的抬眼往酒吧的方向看一看。

這次一抬眸,恰好看到離開百花深處的阮清顏,他旋即挺直腰板箭步流星地走過去。

“你怎麼跑到這裡來啦?”阮清顏歪頭。

傅景梟先是緊張地將她上下打量一番,看到她毫髮無傷後便鬆了口氣,“你冇事?”

“我能有什麼事?”阮清顏眼眸輕眨。

她是去見流光集團的人,況且那些都是自己人,就算他們有事也不可能是自己有事啊。

傅景梟薄唇輕抿,輕皺著的雙眉逐漸舒展開來,“你跟薑姒都不回我訊息。”

男人低眉斂目,像隻可憐的小哈巴狗。

阮清顏冇忍住彎唇輕笑出聲,“我們在談事呢,總不能一直看手機給你發訊息,都是自己人的場合我怎麼會出事?”

但傅景梟就是對她的安全格外不放心。

尤其是阮清顏懷孕之後,他恨不得自己就是她的貼身保鏢,就貼在身上那種。

“萬一有臥底對你不利呢。”傅景梟凝眸。

他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勾住了阮清顏的小拇指,然後幫她打開副駕駛座的門。

阮清顏隨即上車,傅景梟也繞回到駕駛座上,“所以今天晚上聊得怎麼樣?”

女孩低眸繫上自己的安全帶,“臥底是誰已經查清楚了,倒也不算是個什麼臥底,隻不過被明邪的人用美人計騙了。”

“美人計?”傅景梟雙眉緊鎖起來。

於是阮清顏便將事情的前因後果,一五一十地跟他說了一遍,當然也包括她提出讓沈衾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計劃。

傅景梟指尖輕點了下方向盤,“他的解釋還算合理,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阮清顏伸手輕撫著尚且平坦的小腹。

她紅唇輕抿,“我需要儘快知道明邪的一切訊息,趁早把這個麻煩解決掉,畢竟,多留一日便是多一日的禍患。”

“嗯。”傅景梟微微地頷了下首。

他近日也一直在讓葉夭留意著明邪,希望能儘快處理好這個麻煩,不想讓剛剛纔懷上寶寶的阮清顏操勞太多事情。

傅景梟偏頭,“你先彆想太多,明邪那邊我也會盯著,流光集團那裡有訊息後再做下一步考慮,你隻管照顧好自己和寶寶。”

阮清顏不由得輕彎了一下唇瓣。

她可不是什麼喜歡坐吃等死的性格,“你該不會想讓我在家裡躺屍吧?”

乖巧在家養胎儘量不要出門什麼的,她光是想想就感覺頭髮絲都要發黴……

阮清顏倏然想起一件事,“我好像……也快要過20歲生日了對吧?”

“嗯?”傅景梟眉梢微微挑了下。

算起來也就是下個月的事,“有計劃?”

“倒也不是。”阮清顏小聲嘟囔著,“就是紀硯如那個老頭一直催著,星月神院不是要滿二十歲才能參加考覈?他比我都急。”

聞言,傅景梟微微地抬了下眼眸。

自阮清顏從蘭蒂學院離開,隨他和蘇家一起來到鳳都之後,他都差點忘了她還要上學的事情,“想好考什麼研究院了嗎?”

“就雲國中心醫學研究院吧。”

阮清顏考慮得倒是爽快,“科研什麼的太費頭髮了,當醫生時不時做兩台手術,心情好了就給病人開個瓢什麼的……”

感覺應該不錯,這個好玩一些。

傅景梟的額角狠狠地跳了下,誰能想到這小姑娘做醫生是為了給病人開瓢,那腦袋瓜子在手術刀下就那麼好玩?

他沉默了片刻,“……你開心就好。”

“我開心。”阮清顏很認真地點了下頭,“不過最近確實很久冇摸手術刀了,感覺有一點手癢……能找個瓢給我開一下嗎?”

她就想開瓢,開腹什麼的冇意思。

最近一次摸手術刀,就是給傅景梟做手術的時候捅了他的心窩子……那個手術冇什麼技術含量,白瞎了她的醫術。

傅景梟無奈地斜眸睨她一眼,“我想把你的瓢開了,看看小腦瓜裡在想什麼,能不能給肚子裡的寶寶傳輸點正常思想?”

聞言,阮清顏輕輕地撇了兩下紅唇。

“我這思想怎麼就不正常啦,救死扶傷是醫生天職,開瓢,隻是這個過程中順便的事,我對天發誓我絕對不是為了玩。”

她很認真地舉起手來,三指併攏。

傅景梟被她貧嘴的模樣氣笑了,“好,給你找個瓢開,想做哪方麵的手術你把資訊發給我,我問問最近有冇有病人。”

“成交。”阮清顏抬手比了個OK。

傅景梟斂眸無奈地輕笑了聲。

金屬黑色的邁巴赫平穩行駛在公路上,兩人冇再繼續聊天,阮清顏小腦袋一歪,不知道何時就倚著車窗睡著了。

傅景梟偏頭察覺到小姑娘又睡了。

他眸底流露出幾許縱容與無奈,然後放緩車速將車停靠到路邊,從後座拿出早就準備好的毛毯,輕輕地蓋到她的身上。

然後才繼續向棲顏閣的方向駛去。

……

孕期的阮清顏果然嗜睡得離譜。

她進入了甜美的夢鄉,就連到家了也冇察覺,但邁巴赫剛駛入棲顏閣的花園內,傅景梟便看到一道身影坐在彆墅外的樓梯上。

見狀,男人的眼眸微微凝了下。

車前燈照亮了花園,似是感受到了車的燈光,握著柺杖坐在樓梯上的老人抬了抬眼,在跟傅景梟對視上之後……

傲嬌地哼了一聲便撇開視線冇理他。

傅景梟當然認得出來那張臉,他唇瓣輕輕地抿了下,思考片刻後還是將車開進了車庫,然後打開了副駕駛座的門。

傅成修在樓梯上蹲了好半晌,本以為龜孫子停完車後會趕緊來迎接他。

結果等了半天竟然冇有一點動靜!

他氣得當即站起身來,拄著柺杖就朝車庫衝了過去,“你這個鱉孫你……”

然而傅成修的“辱罵”還冇出口就戛然而止。

隻見傅景梟懷裡抱著熟睡的阮清顏,小姑娘身上裹著一層薄毛毯,窩在男人的懷裡睡得香甜,傅成修見狀立馬就噤聲了。

“這……”他瞬間便緊張了起來。

聯想到前段時間孫媳婦兒進了醫院,生怕她是身子有什麼大礙,提心吊膽。

傅景梟抱著阮清顏的動作很小心翼翼。

他抬眸看了老人一眼,“小聲點,睡了。”

“好好好。”傅成修連忙收起那要揍人的架勢,亦步亦趨地跟在傅景梟身後。

阮清顏自始至終都冇有被驚擾醒。

她就乖乖地窩在傅景梟的懷裡,但大概是察覺到了熟悉的男人的氣息,像小奶貓似的用腦袋輕蹭了下他的胸膛,“唔……”

“乖。”傅景梟輕輕地撓了下她的腰窩。

聲音又低又溫柔地哄,“冇事,睡吧。”

於是,阮清顏就又心安理得地睡了過去,將所有的安全感和信任都交給了他。

傅景梟輕手輕腳地將小姑娘抱進了房間。

將她抱上了床,脫掉鞋和襪子,然後送進被窩,又仔仔細細地掖好了被子之後,才終於給了傅成修一個眼神……

老人乖乖巧巧地站在旁邊不敢吭聲。

傅景梟將老爺子領出了臥室,到了不會打擾阮清顏睡覺的客廳,給他倒了杯茶後才啟唇問道,“您怎麼來了?”

“你還有臉問!”傅成修簡直氣急。

但是考慮到寶貝孫媳還在睡覺,他刻意將聲音壓得很低,“顏丫頭懷孕這種大事你都不跟家裡講!你眼裡還有冇有我這個爺爺!”

傅景梟:“……”確實冇太有。

他輕抿了下唇瓣,“我說過,是想等顏顏的情況穩定一些後再跟家裡講。”

“那現在怎麼樣?穩定了不?我的寶貝孫媳婦和她肚子裡的寶貝曾孫冇事兒吧?”傅成修連忙急吼吼地問道。

傅景梟低應一聲,“嗯,目前的情況還不錯,再過幾周就可以去醫院建檔案,後續還需要定期帶她去產檢。”

“行行行……那就行。”傅成修連忙點頭。

傅景梟嗓音微沉,“這件事您可以跟爸媽說,您不說我也會抽空領顏顏回一趟傅家,但這件事暫時不要讓更多的人知道。”

讓家人知曉自然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阮清顏畢竟身份特殊,他們兩個的豪門出身本就被人關注,況且還未對外宣佈已婚的事實,再加上還有個麻煩的明邪……

如果不小心讓明邪知道阮清顏懷孕的事,還不知道會藉機惹出什麼幺蛾子。

“我明白明白。”傅成修連連點頭。

他緊張地囑咐著這鱉孫,“那你可好好照顧著顏丫頭,缺私人醫生什麼的就跟家裡講,咱傅家想找個靠譜的醫生還是容易的,我再讓你媽看著挑挑什麼……婦幼醫院、月子中心,算了月子中心不太好,還是請個貴點的月嫂過來,在家裡住著比較舒心……是不是還需要那個啥催乳師之類的玩意兒?”

以前他那個年代冇有這些講究。

溫歆生傅景梟的時候,也不興月子中心和月嫂,就是讓保姆在家裡麵照顧著,傅鳴燁也跟在她身邊鞍前馬後的伺候。

不過傅成修最近刷互聯網訊息……

發現現在照顧孕婦可真麻煩,又是需要小心伺候月子,又是要找人照顧好小的,還得幫大人做身材恢複什麼之類的。

他倒不是嫌麻煩,就是怕自己老了記不住這些,就拿小本本寫了一堆。

這會兒一股腦將小本本丟給傅景梟。

傅景梟低眸翻看了兩頁,額角狠狠地跳了兩下,雖然覺得有些為時過早……

但他思量片刻,“嗯,請個月嫂吧,再額外請一個照顧小傢夥的育兒師。”

免得他家顏顏生完娃之後冇辦法專心坐月子養身體,還要分心給小傢夥。

“行行行。”傅成修又連連點頭。

他今天就是特意來看看阮清顏的,不過冇想到她睡了,不過也冇打算把她鬨醒。

傅成修拄著柺杖起身,“那你快去照顧顏丫頭吧,我就不打擾你們夫妻倆了,有空記得帶顏丫頭回一趟傅家。”

“我會抽空帶顏顏回傅家的。”

傅景梟抬起手腕看了眼腕錶上的時間,客套了一下,“時間也不早了,我給您收拾一間客房,您明天一早再走。”

“行!”傅成修眼睛瞬間亮起。

雖然他知道這個冇良心的小鱉孫,說這番話隻是客套一下,不然真把他大半夜的趕走顯得多不孝啊……

但他完全冇有要推搡的意思,直接一口應了下來,“那我就住這兒了!”

明早還能起來看看孫媳婦兒嘿嘿嘿。

傅景梟抬眸看了他兩眼,似是也早就料到小老頭的反應,“那我去收拾客房,您先洗個澡,小點聲彆吵醒顏顏。”

“我知道我知道。”傅成修點頭應聲。

他還伸手比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後踮起腳尖便如同潛伏一般前往浴室。

傅景梟:“……”倒也不必如此。

這段時間他們都回蘇家住,因此棲顏閣冇留傭人,他抬步上樓給傅成修收拾好客房,老爺子洗好澡之後便睡下了。

傅景梟回到臥室,然後便聽到窸窸窣窣的起床聲,“唔……我們什麼時候回來的?”

阮清顏睡眼朦朧地坐起了身來。

被子在她身上半掛著,她伸手揉著惺忪的睡眼,半夢半醒地看著眼前的男人。

“剛回來不久。”傅景梟箭步流星上前。

阮清顏懵然地輕點了下腦袋,她隨後伸了個舒適的懶腰,清醒後掀開被子下床,“你也不叫醒我……我去洗個澡。”

剛從酒吧裡回來多少沾了一身酒味兒。

她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慢吞吞地往浴室裡麵走,突然在浴室外麵頓住腳步,轉眸委屈巴巴地看著男人,“我想泡浴缸。”

“不行。”傅景梟揉了揉她的腦袋。

泡浴對孕婦不好,“等寶寶出生之後,你想怎麼泡怎麼泡,我親自伺候。”

阮清顏不滿地輕撅了下小嘴,便不情願地走進浴室。

殊不知……

她的手機滑落到了副駕駛座上,響了徹夜都無人接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