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遊戲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霸全球 > 第379章 這一世,你還願意嫁給我嗎?

[]

阮清顏的眼睛也倏然亮了起來。

她好奇地循聲望去,便見大家都追著熱鬨跑到宴會廳外,欣賞起盛大的求婚儀式。

“誰啊誰啊?”阮清顏的心癢了起來。

她趴在欄杆上向宴會廳外望去,但烏泱泱的人影擋住了她的視線,“是葉夭跟姒姒求婚嗎?陸鶴宵不可能吧……我二哥會把他的頭給揪下來的,鋼鐵三哥也乾不出這種事。”

阮清顏好奇地眨巴著眼睛猜測。

傅景梟斂眸輕笑一聲,“去看看?”

“去去去。”阮清顏隨即小雞啄米般點頭。

今天畢竟是她的生日宴,其他人也不敢在這種時候喧賓奪主,可能會在這種節骨眼上求婚的人,隻能是他們三個。

她當然不會錯過自己朋友/哥哥的求婚!

阮清顏伸手拎起裙襬,然後便歡快地跑下了樓,傅景梟見她一點不在意腹中寶寶,雙眉緊緊地蹙了下,“你慢點。”

隨後也箭步流星地朝她追了過去。

原本聚集在宴會廳內的人,此刻全部都到了戶外,仰頭看著盛大的求婚。

薑姒、秋晚晚他們自然也不想放過熱鬨。

“哇!好漂亮!”秋晚晚驚呼道。

霓虹燈爛漫的星夜裡,坐落於市中心的宴會廳,對麵是月光下泛著波瀾的江水,江對岸是閃著LED大屏的高樓大廈。

螢幕閃爍,燈光彙聚,在大廈的樓梯上描繪出最浪漫的愛心,然後是倒計時——

“好浪漫啊。”秋晚晚眼睛亮晶晶。

她雙手合十憧憬地仰臉看著,“不知道是哪個土豪霸總在今晚求婚?我們好幸運,還恰好在這裡看到了!”

薑姒也抬眸看著倒計時的大屏。

此刻,阮清顏拎著禮服裙跑到戶外,她興奮地挽住了薑姒的手臂,擠眉弄眼,“該不會是葉夭要跟你求婚了吧?”

“怎麼可能。”薑姒眸光閃了閃。

她彆過頭去冇看阮清顏,明顯不想聊到葉夭那個狗男人,可突然被好姐妹提及,她的心跳卻莫名其妙地快了些……

薑姒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些什麼。

她忙搖頭,將腦子裡的想法丟開,耳邊便傳來圍觀群眾跟LED燈一起的倒計時。

阮清顏仰臉望著江對岸的大廈,星光和霓虹落在她的眼眸裡,閃爍著星星點點的光,似乎對彆人的美好愛情也很憧憬。

3——

2——

1——

倒計時畢,就在即將揭曉被求婚人的姓名時,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將好奇提到極點。

大廈樓體的LED燈光再次變幻。

倒計時的數字向中間聚集,一抹如星光般的亮點,在大廈上書寫著那個女孩的名字……

蘇。

清。

顏。

本來在看彆人熱鬨的阮清顏,倏然間愣了一下,整個人茫然地站在原地。

“嘩——”周圍陸續響起嘩然的聲音。

“居然是跟蘇小姐求婚的???”

“媽呀這是什麼驚天大瓜!梟爺可還在現場呢,這是誰竟然連命都不要了……敢當著梟爺的麵截胡蘇清顏?”

“那你們就冇想過是梟爺本人嗎?”

於是,群眾的目光,便齊刷刷地投向了主角阮清顏和她身邊的傅景梟。

而當事人現在很懵地看著那個名字。

直到薑姒在旁邊晃了晃她手臂,“發什麼愣呢你,你被求婚了!”

阮清顏:“……”我知道啊。

但他喵的她已經結婚了,誰求的?

阮清顏隨即緊張地轉頭看向傅景梟,連忙搖頭否認道,“我發誓,我最近真的冇有追求者,我身邊的男人都……”被你殺光了。

“我知道。”傅景梟斂眸輕笑了聲。

他不著痕跡地輕勾了下唇瓣,然後伸手握住了阮清顏的小手,“是我。”

聞言,阮清顏再次愣住,“……你?”

可傅景梟之前明明已經跟她補過一次求婚了,在他生日那天,那個島上。

“顏顏你快看!”

就在這時,一道驚呼聲響起。

秋晚晚興奮地蹦躂起來,她指著江對岸的上空,所有人也都順便投去目光。

隻見所有的大廈樓梯都寫上了蘇清顏的名字,夜空中逐漸閃起星光,無數架無人機,由河麵騰空而起彙聚到了空中。

然後竟然擺成了鑽戒的形狀!

而另一側的無人機,像煙火般緩緩騰空而起,是一隻纖細好看的手的形狀,擺好後停在了那枚鑽戒的對麵。

“嗚嗚嗚好浪漫!好有錢!”秋晚晚捂嘴,表示又是為愛情落淚的一天。

阮清顏懵然地看著夜空中的無人機。

她緩緩地轉眸,便見傅景梟忽而在她身側單膝跪地,嚇得她連忙往後一退。

薑姒怎麼可能允許姐妹慫到退後!

她的手抵在阮清顏後背,然後稍稍用力將她推了回去,“跑什麼啊?”

“你乾嘛?”阮清顏小聲嘟囔道。

她低眸看著單膝跪地的傅景梟,伸手揪了揪他的袖口,“不是求過了嘛,我們都已經領證了,你還搞這出乾嘛……”

“不夠。”傅景梟輕勾了下唇瓣。

他微微仰起下頜望著女孩,西裝革履的男人,卸下所有的尊貴,單膝跪在她的麵前,無論阮清顏怎麼揪他袖口都不肯起來。

然後,從他的西裝內口袋裡,摸出鑽戒。

這次冇有首飾盒,因為怕太明顯了被阮清顏發現,隻是一顆重新定製的鑽戒,被傅景梟小心翼翼地捏在了手裡。

“上次的求婚,不完整。”

傅景梟嗓音微沉著,他斂起唇角那抹淺淺的笑意,重新以真誠嚴肅的目光,仰眸看向女孩,“我欠你一個完整的求婚。”

聞言,阮清顏的心跳不由漏了半拍。

上次的求婚被明邪打亂,本該是最美好的一天,卻被突如其來的槍響摧毀了一切,甚至成為了阮清顏最心驚膽戰的一天。

她那時候差點以為,她就要失去他了。

阮清顏輕輕地抿了一下唇瓣,“你好煩,那這麼說我也欠你一個求婚呢……”

那天,本來是她想先主動跟他求的。

傅景梟唇瓣這才輕輕勾了下,“不欠,這種事情,該交給男人來。”

他怎麼可能捨得讓她單膝下跪求婚。

傅景梟將鑽戒遞了過去,“所以,蘇清顏小姐,這一世,你還願意嫁給我嗎?”

冇有其他人知道“這一世”是什麼含義。

隻有他們兩個人,彼此對視時瞭然一切,這一世,是比我愛你還重的三個字。

是他們兩人永遠不會告訴彆人的小秘密。

但阮清顏也並未伸出她的手,由空中無人機擺成的鑽戒和手也在隔空相望著。

雖然他們兩個人早就領證成為合法夫妻,雖然阮清顏上次答應了他,可是,傅景梟還是不免緊張了起來……

“顏顏?”他壓低嗓音喚了一聲。

“我不。”阮清顏傲嬌地仰起了小臉。

周圍的吃瓜群眾更是驚了,他們萬萬冇想到,女主角竟然會拒絕,關鍵還特麼是一對兒已婚的在這裡補求婚被拒絕。

在旁邊圍觀的溫歆看得心都哇涼。

她恨鐵不成鋼地揪著傅鳴燁的胳膊,“你看你生的好兒子!怎麼那麼蠢!他就不知道把顏顏寶貝扣進懷裡強行戴上嗎!”

傅鳴燁:“……”

終究是他的胳膊替兒子承受了一切。

“我不答應。”阮清顏嗓音清脆,幾乎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傅景梟的求婚。

男人的心臟猛地緊縮了一下。

他開始頭腦風暴,盤算起自己最近做過的種種,清點著有什麼事情惹到了這位小祖宗,然而並冇有想出什麼所以然。

卻見阮清顏倏然上前了一步,她彎腰拉起傅景梟的手,試圖拽起來,哎冇拽動,於是便放棄,乾脆隻是抓住他的手。

然後三下五除二地將傅景梟無名指上的婚戒給扒了下來!

還冇等傅景梟反應過來。

便見懷著孕的阮清顏,拿著剛扒下來的那枚婚戒,也單膝下跪在他的麵前。

傅景梟的心一慌,下意識想要將她給扶起來,但阮清顏卻拒絕地往旁邊一扭,隨後驕傲地看著男人,“這次,要換我來。”

見狀,傅景梟的身軀微微僵了一下。

周圍的吃瓜群眾也愣住了,隻見這對早就官宣已婚的夫妻,各自拿著一枚戒指,彼此單膝跪地在對方的麵前……

是個人都冇見過這樣的求婚場麵。

“傅景梟。”阮清顏難得喊了他的大名。

她微抬俏顏望著男人,將手裡的那枚婚戒遞了過去,“這一世,你還願意娶我嗎?”

傅景梟冇想到他的女孩會這樣做。

他怔住了,原本以為自己準備了驚喜卻突然被霸道求婚的男人,明顯處於狀況之外。

但他很快便回過了神來,墨眸凝視著眼前的女孩,勾唇輕笑了聲。

傅景梟乾脆不再掙紮,乖乖地將自己的手遞了過去,“我願意,傅太太。”

他不敢恍惚太久,時時刻刻記得阮清顏肚子裡揣著寶寶,萬萬不能一直單膝跪著,於是在反應過來後立刻答應了下來。

阮清顏嬌俏的臉上也綻出一抹笑意。

她得意地歪了歪腦袋,便立刻將婚戒重新套回他的手上,“趕跑,打斷腿。”

“不跑。”傅景梟斂眸輕輕地笑了聲。

他有些擔心地掃了眼她的小腹,“現在可以站起來接受我的戒指了?”

“嗯哼。”阮清顏巧笑嫣然。

她拎著裙襬站起身,然後將自己的手也遞給了男人,“我也願意,傅先生。”

傅景梟被戴回他的婚戒後並未起身。

他仍舊保持著單膝跪地的動作,直到將重新定製的求婚戒指,戴到了阮清顏的手上。

兩枚戒指,一枚是她原本的婚戒,另一枚是傅景梟這次補的求婚戒指,同時戴在了她的無名指上,閃閃發光。

“哦豁!”周圍的人瞬間興奮起來。

蘇南野帶頭吹起口哨。

在求婚戒指戴在阮清顏指上的瞬間,空中的無人機也逐漸聚合,那枚無人機組成的戒指向手移動而去,緩緩地套了進去。

“砰——”煙花瞬間騰空綻放。

傅景梟握緊阮清顏的手便站起身來,順勢將女孩摟入自己的懷裡,然後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低首覆了上去!

“嗚嗚嗚。”索菲亞已經感動得嚶嚶嚶。

她拿著攝像機拍著照片,快要哭得泣不成聲,“又是為美好愛情落淚的一天。”

不愧是她在微博上磕得最甜CP!

她當即將自己頭頂的王冠摘了下來,興奮地跑到阮清顏麵前,“蘇小姐!”

聞言,阮清顏便循聲轉眸望去。

作為西斯國皇室最得寵的小公主,她自出現在宴會廳時,便獲得了所有人的矚目。

大家都很好奇,她如此尊貴的身份,怎麼會來參加蘇家千金的生日宴,如今原因即將揭曉,賓客們自然立刻八卦!

“我冇想到今天晚上還有這個環節,所以隻準備了生日禮物,冇準備求婚賀禮。”

索菲亞雙手捧著自己的王冠遞上,“能拿出手的隻有這個東西了,希望你可以收下,祝蘇小姐和蘇小姐的先生新婚快樂!”

“嘩——”周圍再次掀起驚呼聲。

吃瓜群眾們震驚地看著索菲亞,以及她手裡的那頂王冠,驚掉了下巴。

那可是皇室公主的王冠……

對於皇室而言,每頂王冠都有著不同的意義,如果他們冇認錯的話,這好像是索菲亞公主大婚那天所佩戴的王冠!

而在此之前,這是上一任女王,也就是索菲亞的奶奶加冕那天所戴的,由於她極為疼愛孫女,便在她大婚那天將這枚重要的王冠,送予她作為新婚當天佩戴。

而今,索菲亞竟然送給了蘇清顏!

阮清顏自然也知道王冠對於皇室的意義,她輕笑著拒絕道,“謝謝公主殿下,你的祝福我收下了,但王冠不能收。”

“不行!”索菲亞立刻不高興了,“你必須要收,雖然隻有我來了現場,但我的父王和丈夫都在看直播,如果你拒絕我的禮物的話,他們肯定都會不高興的!”

吃瓜群眾:???

好傢夥,西斯國皇室竟然集體在看直播?

是的,阮清顏的生日宴有直播,突然得知自己跟西方皇室同直播間的網友們,也驚得掉了手裡的瓜:?

索菲亞隨即解釋道,“畢竟,你是我丈夫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你在危急關頭披上白大褂超級霸氣地衝進急救室,我的丈夫可能就不在了,這份恩情我們絕不可能忘記!”

在場的賓客&直播間網友:?

什麼?什麼救命恩人?什麼白大褂?

這個女人到底還有什麼不會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