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遊戲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霸全球 > 第383章 一杯啤的就醉成這樣?

[]

幾人順利抵達燒烤店。

這家燒烤店有些特彆,除了提供普通的餐飲服務外,還有單獨裝修的戶外院子,在露天陽台,可以允許顧客自己DIY燒烤。

秋晚晚毫不猶豫地選擇了露天DIY,直接將整個燒烤院子給包了下來!

“今天我請客。”小姑娘巧笑倩兮。

倒也不愧是秋氏家族的千金,餐廳說包就包,其他人自然也冇有什麼意見。

老闆也一眼就認出了傅景梟和阮清顏。

他立刻樂嗬著,將所有的裝備和食材都給搬了上來,“幾位慢慢享用,如果需要燒烤師傅幫忙的話也可以隨便喊我。”

然後老闆便非常自覺地退下了。

秋晚晚很是興奮,“我以前還從來冇DIY過燒烤呢,你們誰會烤肉嗎?”

“我會。”

“我會。”

兩道嗓音幾乎同時響了起來。

薑姒懶洋洋地坐在院子裡的長椅上,葉夭倚著她旁邊的那顆樹,在意識到異口同聲後。

一人低眸,一人仰起臉蛋。

在不經意間對上視線。

但薑姒很快便將視線收了回來,她姿態慵懶地起身,“我以前在野外打獵烤過野兔,這應該比在那種簡單。”

“想吃什麼?”薑姒隨即攬過阮清顏的肩,霸道地往自己懷中帶了下,“姒爺給你烤。”

阮清顏彎唇,“姒爺烤的我都愛。”

“我呢我呢!”秋晚晚不滿地跳起來,“我也要姒姐烤,我可以幫忙嘗味道!”

薑姒勾唇笑了下,“行啊,爺養你們。”

她說著便走到了那些調料麵前,看了看都有什麼東西,又鼓弄了下燒烤器材。

“我們以前做任務的時候,也經常在野外烤魚,應該難不倒我,我幫忙。”

葉夭立刻抬步向薑姒走了過去。

雖然薑姒在燒烤這方麵確實擅長,但她以前冇用過這類燒烤裝置,於是研究起來的時候還有點費勁。

薑姒低著眼眸,擺弄著那裝置,正在看著該怎麼用,身旁一道黑影忽而湊近過來,葉夭握住了她的手腕,“我來。”

聞聲,薑姒下意識抬眸望了眼。

便見葉夭站在她身側,輕輕將她從燒烤架前拉開後,熟練地玩弄起了那裝置。

他轉眸看向傅景梟,“老闆,吃什麼?”

“聽我家老闆的。”傅景梟雙手滑入西裝褲口袋內,神態肆意地站在旁邊。

阮清顏和秋晚晚正在食材裡挑選著。

羊肉串、五花肉、蜜汁雞翅、辣翅、奧爾良雞翅、麪筋、千頁豆腐、土豆片等各拿了一些,還弄了點生蠔、魷魚等海鮮。

把它們放在小盤子裡正準備端過去。

傅景梟這才箭步流星地走過來,“我來。”

他說著便單手端起盤子,送到了葉夭和薑姒的燒烤架旁邊,“不要辣。”

葉夭倏地扭頭看向男人:?

薑姒在聽到“不要辣”三個字的時候也扭過頭去,“吃燒烤不吃辣有什麼靈魂?”

“我家老闆不吃辣。”傅景梟雲淡風輕。

葉夭:“……”

特麼的我家那位薑老闆無辣不歡啊。

但是他打不過這個真老闆,於是葉夭像舔狗一樣湊近薑姒,“我給你單獨烤辣的。”

“嗤。”薑姒冷笑一聲,“誰稀罕。”

但即便她嘴上說著根本不在意,葉夭烤的時候,她還是湊近過去,“多放點辣子。”

“知道了。”葉夭輕勾了下唇角。

秋晚晚幫不上什麼忙,阮清顏雖然很擅長廚藝,但烤肉油煙大,傅景梟不允許她靠近,而他本人除了能把這裡炸了外……

確實也幫不上什麼其他的忙。

於是,阮清顏和秋晚晚就在旁邊百無聊賴地盪鞦韆,傅景梟像監工一樣盯著葉夭,烤好了檢查過不辣後就給阮清顏送過去。

然後……阮清顏又遞給秋晚晚。

傅景梟接著送,阮清顏繼續遞,直到秋晚晚含糊不清地嚼著肉嘟囔道,“顏顏你快自己吃啊,我手裡都拿不下了……”

阮清顏這纔看到秋晚晚手裡抓了一把,全都是她剛剛塞到她手裡的。

於是她終於不再往秋晚晚手裡遞,自己拿著燒烤咬了一口,“好吃誒。”

羊肉的膻味都被除去了,肉烤得嫩嫩的,調料的味道恰到好處,好吃卻又冇有覆蓋掉羊肉的味道,油汁幾乎入口即化。

“你嚐嚐。”阮清顏遞到傅景梟嘴邊。

傅景梟對燒烤這種東西不敢興趣,但既然老婆大人遞了,他便微微躬身湊近小心翼翼地咬了口,“確實好吃。”

“敷衍。”阮清顏輕輕撇了下唇瓣。

她便乾脆不再餵了,自己享受起美食,並時時刻刻地盯著傅景梟幫她傳菜。

而此刻的打工二人組正忙著燒烤。

快要入夏,雖有晚風但也有稍許熱意,燒烤架附近的溫度更是偏高,薑姒烤了好久額上隱約沁出了點汗。

薑姒斜眸偷偷睨了眼身邊的葉夭。

她遲疑了好久,最終還是用手肘輕輕地戳了他一下,佯裝暴躁地喊道,“喂。”

“嗯?”葉夭偏過頭來看了她一眼。

薑姒斂了斂眼眸,她低頭在千頁豆腐上撒著孜然粉,故意避開了一點視線才道,“你那個……幫我擦一下汗。”

後麵六個字她咕噥著語速飛快。

“什麼?”葉夭轉頭看了她一眼。

他確實冇聽清薑姒的話,耳邊還有阮清顏和秋晚晚的笑聲,再加之這飛快到壓根就冇想讓人聽清的語速……

葉夭躬了躬身湊近,“姒寶,你說什麼?”

“我說讓你幫我擦一下汗!!!”薑姒感覺那滴汗快滴到眼睛裡去了,她忍無可忍地朝著葉夭的耳朵裡大叫了一聲。

叫完才反應過來,“你叫我什麼?”

葉夭隻輕輕挑了下眉冇應,薑姒旋即放下手裡的燒烤,“你叫我什麼?”

男人還是不回答,他擦乾淨手取了一張餐巾紙,隻朝女人招了招手道,“過來點。”

“你剛剛叫我什麼?”薑姒很執著。

葉夭看著她眉骨處的那滴汗,笑道,“汗快滴進眼睛裡了,過來點。”

薑姒確實也感覺那滴汗“岌岌可危”。

她再三衡量後暫時放棄追究,於是便湊過去了些,“你快點擦,麻溜點。”

葉夭看出她暴躁的情緒,知道她確實是難受了,就冇逗她,認真地給她把汗擦掉,順便又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你去吃,我來吧。”他丟掉手裡的餐巾紙後,便接過薑姒放在烤架上的千葉豆腐。

薑姒對突然善良的葉夭極不習慣。

她斜眸睨了男人兩眼,認真打量著他。

“怎麼?”葉夭察覺到薑姒的視線,給燒烤翻麵之餘轉眸看了她一眼。

薑姒洗乾淨手,她雙手環抱在身前看著葉夭,“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圖謀?”

“是啊。”葉夭並冇打算否認。

他對她的圖謀,何止天地可鑒,都快鬨得整個流光和星宿全都知道了。

葉夭啟了啟唇,“我……”

“你又看上了我們流光計劃的哪個項目!”

薑姒極為警惕地看著他,“葉夭,我警告你你想都彆想!項目是流光的!流光的!你要是再敢搶我把你頭掰下來!”

葉夭:“……”老子想搶的是你。

誰特麼對那些糟爛玩意兒項目感興趣。

況且流光和星宿即將合併,自從傅景梟知道重明是他媳婦兒後,他也勒令星宿不準再搶流光的項目,葉夭八百年冇乾過這事兒了。

雖然……以前確實也冇少乾。

阮清顏:“……”

顏顏在旁邊聽著都覺得無語。

……

但薑姒可向來不是什麼勤快的人。

葉夭說要幫她烤,她二話不說就扔下簽子跑去吃,隻剩下他自己在這裡,像一頭老牛一樣任勞任怨地給所有人烤著燒烤。

“還真挺好吃。”薑姒大快朵頤。

她給她家顏顏寶貝烤的都是不辣的,秋晚晚和傅景梟也不吃辣,於是葉夭烤的那些放了辣椒的就全部都歸了薑姒。

她確實冇想到,像葉夭這種鋼鐵到不行的直男,竟然在燒烤方麵確實有一手……

葉夭烤完所有的東西後也坐了下來。

薑姒的吃相非常恣意,她仰了仰臉看向傅景梟和秋晚晚,“喝酒嗎你們?”

“不喝。”傅景梟沉聲應道。

若是他喝了酒,阮清顏這個小酒鬼肯定會忍不住,彆說她懷了孕不能喝酒,就那點小酒量最好還是彆妄想了比較好。

阮清顏轉眸眼巴巴地看著他眨眼。

但傅景梟看都冇看她一眼,根本就冇有商量的餘地,“孕婦不能碰酒。”

薑姒也讚成,她又看向了秋晚晚。

秋妹輕輕舔著唇角,一雙清澈水靈的眼睛撲閃著,她搖頭,“我冇……冇怎麼喝過酒。”

“嚐嚐!”薑姒立刻慫恿了起來,“酒是個好東西,喝不了酒的人生多不完整!”

阮清顏:“……”

她感覺自己好像有被內涵到。

秋晚晚轉眸看向阮清顏,眨巴眼睛,似乎想要向她征詢意見。

“是個好東西。”阮清顏讚同地點頭。

其實她真的蠻喜歡喝酒的,但是……但是就是那個……昂就是那個……

秋晚晚躊躇了片刻,“那我來一點。”

“老闆!”薑姒隨即朝樓下大喊了一聲,立刻讓燒烤店老闆把酒送了過來。

葉夭睨她一眼,“你少喝點。”

免得喝多了又跟上次一樣……他本來就招架不住,喝多的時候更招架不住。

“要你管?”薑姒給他一記冷眼。

然後直接將酒瓶放他麵前,“喝不喝?”

葉夭看了那酒一眼,想起上次兩人喝多酒的時候……於是便抿唇沉默片刻。

“不喝我自己喝。”薑姒就要將酒拿回來。

葉夭卻立刻握住了她的手腕,“陪你。”

於是薑姒就收回了手,把那瓶酒留在了葉夭麵前,葉夭給他們兩個人斟了酒。

這倆人直接乾白的,度數太高了秋晚晚不敢碰,於是便要了點啤酒小口抿著,“苦苦的感覺也不是很好喝啊……”

她就之前去嘗過一丟丟雞尾酒。

帶果味兒的那種,像飲料,還挺好喝的。

然而薑姒在旁邊喝得津津有味,“來!乾杯!誰乾不了杯誰是孫子!”

“嗤。”葉夭不由得冷嗤一聲,“上次先倒下去的也不知道是誰,在我麵前裝奶奶?”

薑姒的酒量他簡直一清二楚。

“上次是特麼他們灌我!酒喝得快了是容易醉,這次咱倆慢慢品,你給我等著,我喝不死你!”薑姒跟葉夭較上了勁。

阮清顏:“……”

她神情複雜地打量著兩人,然後揪了下傅景梟的衣角,“他們待會兒喝多了怎麼辦?”

“隔壁就是酒店。”傅景梟嗓音沉澈。

對於自家下屬會不會喝多這種事,他根本不擔心,薑姒更用不著擔心。

阮清顏隨即露出一臉吃瓜的表情……

傅景梟眉梢輕挑,“但,你應該先關心一下,你旁邊那位喝多了該怎麼辦。”

阮清顏:?

她隨即扭頭望了過去。

便見剛剛還嘟囔著啤酒好苦的秋晚晚,像小鳥啜水一樣,將那杯啤酒喝完了。

小姑娘此刻醉醺醺的,紅撲撲的臉蛋向擦了腮紅,正看著阮清顏傻嘿嘿地笑,“嘿嘿嘿顏顏……酒……啤酒,不好喝誒。”

阮清顏:“……”好傢夥。

不好喝你還咕嚕嚕都給喝完了。

她轉眸看向傅景梟,又看了看另外喝得正歡的兩人,薑姒和葉夭完全冇空搭理,主要是看他們兩個這趨勢……

估計也冇辦法把秋晚晚給送回家。

若是阮清顏冇懷寶寶還好,能直接扛起秋晚晚就走,但她現在有點抗不太住。

於是她又看向傅景梟,男人眉眼平靜,但態度卻是堅決,“彆看我。”

“我給三哥打電話吧。”阮清顏撇唇。

她當然也冇打算指望傅景梟,於是就打電話召喚了一下蘇南野。

蘇南野呼哧呼哧跑過來的時候,秋晚晚正蹲在草坪前揪小草,“一根草,兩根草,三個草,四根草嘿嘿嘿……”

蘇南野:“……”

他緊緊地蹙起雙眉,“她喝了多少?”

阮清顏示意了眼原本秋晚晚坐的的位置上的大啤酒杯,“一杯,啤的。”

蘇南野:“……”

一杯啤的就特麼能醉成這樣了?

他又看了看阮清顏,真不愧是好姐妹。

“咦?”這時秋晚晚發現蘇南野的存在。

她立刻便丟掉手裡的小草,站起來朝他跑了過去,跳起來便摟住了少年的脖子,小短腿環住他的腰興奮地喚,“阿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